索爱之病

2011-12-21 13:53:49 来源: IT时代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快鱼吃慢鱼的今天,必须建立快速的决策机制。索爱品牌的确立,靠的就是移植索尼的基因。但受合资结构的牵扯,索爱无论是决策速度,还是推新品的力度,都明显跟不上市场步伐。

结构掣肘

2001年,爱立信和索尼将各自的手机部门整合在一起,索爱品牌由此诞生。此后几年间,凭借Walkman音乐手机和Cyber-shot拍照手机,这个混血儿迅速崛起,引领全球手机风向。

2007年,索爱达到顶峰,市场份额攀升至第四名。但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索爱股权掣肘的矛盾开始显现。对等的股权,使得公司的审批流程过多,决策周期冗长,严重拖累了公司的发展。Gartner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索爱全球份额仅为1.7%,排名十名开外。

“风云际会的今天,商业活动表现出的最大特征就是响应速度。”索尼董事长斯金格认为,“合资公司内部的相互制衡,成了索爱决策推进的最大阻力。”

“索爱内部一方提出市场计划后,必须先得到另一方的认同,即便最后勉强达成一致,也会耗费较长时间。”索爱中国区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IT时代周刊》记者透露,“作为上市公司,在各自低迷时,它们往往会更关注自身的财报,不愿为合资公司在未来技术上作过多的投入。”

索爱在将索尼的影音技术老本吃光之后,就一直在做自由落体运动。其间,索爱高层动荡,小宫山英树(索爱前CEO)、卢健生(索爱前副总裁兼中国区主管)等高管受不了公司混乱的管理,纷纷选择离职。小宫山英树就曾私下抱怨:“夹在索尼与爱立信之间,索爱的领导真难做。”

RIM也受累于公司结构。公司有两位联合CEO,他们所占股权均等,各占5%左右。联合CEO迈克·拉扎里迪斯是一个才华出众的领导,被形容为“当代的达·芬奇”;另一位联合CEO吉姆·巴尔西利,则是不可多得的商业天才。他们强强联手,一个负责产品开发,一个负责外部市场,将RIM推向了巅峰。

黑莓手机的光环曾一度压制着iPhone,并被认为是iPhone的唯一对手。而今天,这一切都已烟消云散。特殊的组织架构,让RIM越来越难适应快节奏的消费品市场变化。

拉扎里迪斯心高气傲,即便在公司巡查,他身边也经常有保镖相护,让人觉得难以接近。巴尔西利更具亲和力,他常常会带领高层去参加野外活动。但拉扎里迪斯对此很不理解,认为这与工作无关,因此拒绝参加他们组织的一切活动。而细心的人则会发现,RIM两位领导人很少同台露面,即使是公司一年一度的世界大会,他们也形单影只。

RIM两位领导虽然没有明显的裂痕,关系却并不融洽。据美国一家科技网站报道,不久前,他们二人因对一些具体问题存有不同看法,竟然在总部大厅大声争吵。这件事在公司内广为人知,以致不少雇员对公司前景产生了疑虑。要知道,在RIM欣欣向荣时,两位老大的交锋,若不是副总裁级的高管,是绝无机会领略的。

在行业人士看来,两位领导人难以形成合力,在业绩好时矛盾不易体现,但一旦陷入逆境,问题就会被放大。事实上,RIM十多年积累起的优势,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就土崩瓦解了。

Gartner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黑莓手机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已从去年的19%下降至12%。而同期,苹果从去年同期的14%攀升至18%,谷歌Android手机已上升至43%。进退之间,RIM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

“RIM双CEO架构,引发了市场担忧。”IDC分析师拉蒙·拉马斯认为,“拯救RIM只有两条出路,一是换领导,一是被收购。”

受限于思维定势

“我们认识到,自己站在一个熊熊燃烧的平台上。我们的爆炸不止一次,多个炽热的高温点,使得周围的火焰越烧越旺。”今年年初,艾洛普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备忘录中提到,“诺基亚今天的困境,部分原因要归于缺乏一个有责任感并带领公司前进的领导。”

在芬兰,诺基亚几乎是一种国家象征。诺基亚CEO在芬兰的地位,不逊于国家元首。有数据显示,早在2002年,诺基亚缴纳的税款就占到整个芬兰企业所得税的21%。

正因地位特殊,诺基亚目空一切,也无人愿出头承担变革带来的风险,结果问题越积越多。2009年,诺基亚还做着春秋大梦,不肯舍弃老朽的Symbian系统,导致与对手差距越来越大。据诺基亚一位负责Symbian用户体验的经理透露,他曾向管理层指出公司流程滞后,并要求及时更新,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解决问题,结果导致200多人的团队无所事事地消耗了半年。

据《商业周刊》报道,从2009年到今年5月,诺基亚从未按时交付过一部新款智能手机,这种拖延也给了竞争对手更多研究它超越它的机会。

芬兰并不是一个高科技国家,诺基亚在硬件上的制造能力,使它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日复一日地重复自己的那套逻辑,对外界良言置若罔闻。而以软件开发立身的苹果和谷歌,却十分懂得借外部力量壮大自己。

今年2月初,艾洛普在2000多芬兰人面前承认了公司的失败。“公司虽然在2010年销售了4.5亿部手机,远超苹果,但诺基亚自2007年以来的经营策略,几乎全是错的。”据参加这次会议的员工透露,艾洛普在会上宣布,“苹果和谷歌已主宰了手机产业,Symbian根本没有追赶的希望,MeeGo平台也不足以扭转诺基亚的被动局面。”

话一出口,加拿大人艾洛普就意识到,对芬兰人说出这番话,自己可能会受到扔鸡蛋或皮鞋的“礼遇”。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他解释这一结论的背后逻辑时,台下却不见情绪激动者,听众个个面露忧伤,表情凝重,像是在接受审判官的审判。

摩托罗拉在内部机制上也出了问题,这也是其突然“跌倒”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以前看待事情的方式都是自内向外,而非自外向内。”摩托罗拉解决方案公司CEO格雷格·布朗指出,“公司盲目地认为自己了解客户需求,导致无法敞开心扉,无法以不带偏见的方式听取客户的建议。”

今天的摩托罗拉鲜有创新,但它过去并非如此。早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不少企业都在虚报财务表报,摩托罗拉创始人保罗·加尔文却对财务人员说,“告诉公众真相”。保罗·加尔文渴望通过持续创新创造价值,赚钱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他的儿子鲍伯·加尔文接任时,摩托罗拉依然是一个注重未来技术的公司。这种创始人文化,推动摩托罗拉从优秀走向卓越。

但摩托罗拉后来的接班人并没有真正领悟公司的文化真谛,在过去几年里,公司甚至一再屈从资本市场的意志,彻底将创始人的理想主义扔进了历史废墟。当危机四伏时,公司内部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而RIM的巴尔西利也很不理解用户对应用程序表现出来的狂热,“如果大家能上网,还要应用程序干嘛?”这种短视的结果是,RIM的应用程序在数量上与苹果、谷歌不在一个等量级。目前,谷歌Android应用程序已有25万个以上,苹果iOS支持的应用程序更是高达50万个以上,而RIM的应用程序仅为5万个左右。

在尼尔森电信研究中心主任罗杰·恩特纳看来,人们头脑中通常存在“以程序为中心”的思维定势,这也是一些传统手机巨头衰落的原因。待他们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时,差距已拉得很大了,一旦在追赶中再走弯路,公司就难免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

今天,苹果成功地确立了自己的竞争优势,把应用商店打造成娱乐体验中心,诺基亚、黑莓等其实已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现在再想追赶,难度已经不小。市场调研公司ForresterResearch分析师查理斯认为,一旦市场的机遇被竞争所摧毁,无论怎么改善开发工具,无论怎么改善推广方式,其效果都微乎其微。

肖旭 本文来源:IT时代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