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救赎:推出Google+欲掀翻Facebook

2011-08-12 11:00:49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Google+的推出可能引起社交网站的地震。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显而易见的是,谷歌的这次卷土重来是对Facebook发起的新一轮挑战。

Google+的推出可能引起社交网站的地震。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显而易见的是,谷歌的这次卷土重来是对Facebook发起的新一轮挑战。

距离谷歌推出Google+后短短的几天,在社交网络方面一向不屑于谷歌的马克扎克伯格坐不住了。他受邀注册了Google+的账号,建立了自己的圈子,其中包括Facebook前高管达斯丁莫斯科维茨和Facebook首席技术员官布莱特泰勒。

虽然扎克伯格并未在Google+进行任何一条发言,但富有戏剧性的是,据外部服务社交统计(Social Statistics)数据,仅一周后,扎克伯格已经在Google+上拥有了近3.5万粉丝,超过了现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相比起来,佩奇只得到了2.4万人关注。

然而,人气王的称号并不足以让扎克伯格兴奋,在他眼中,天生不具有“社交基因”的谷歌,居然发起了它在社交网络领域的一轮重要攻势。这是一款与Facebook极为相似的产品,也是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4月重返CEO职位以来,在社交网络战略上制定的最重要决策。

从目前看来,Google+的社交服务用户数量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扎克伯格的预想,甚至超出了谷歌的意料。从推出到宣布注册用户突破1000万人,谷歌仅仅花费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个增长速度在整个互联网社交服务历史中也从未有过。

如此来势汹汹的Google+,自然引起了各界的强烈关注。专业人士表示,Google+的推出可能引起社交网站的地震。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显而易见的是,谷歌的这次卷土重来是对Facebook发起的新一轮挑战。

久居人下

Facebook近年的茁壮成长,一直是谷歌心头之痛。

去年,Facebook的美国本土用户超过谷歌,还挖走了互动广告市场上最大一块蛋糕,超过了谷歌和雅虎。其实,在社交网络方面,谷歌一直在努力,在Twitter走红时,就推出了同类型的社交产品Buzz,还有Google Me、Google Circles、Google Wave等,但都远远不如预期。

早在Facebook刚刚推出的时候,谷歌的工程师们便已经开发出了社交网络Orkut,Orkut推出之后仅仅几天时间便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但是,Orkut对于谷歌来说只是众多产品线中的普通一员,谷歌不会也不可能像Facebook一样倾全公司之力量去优化这一产品的用户体验,由于迅速爆发的用户数量导致网站访问速度极慢,最早使用Orkut用户反而投入了Facebook的怀抱。

在Orkut之后,谷歌于2005年收购了社交网站Dodgeball,4年之后Dodgeball关门大吉,而其创始人丹尼斯克罗利却离职创办了Foursquare。在收购之外,谷歌的工程师们开始尝试结合自己的Gmail优势开发社交产品,无奈这些缺乏战略协同的产品都以失败而告终。

总之,直至Google+出现前,从Orkut到Google Me,谷歌在社交领域所付出的努力并未真正撼动Facebook的地位。根据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统计,Facebook的使用者每月停留时间达七小时,远超过谷歌的1.5个小时。此外,市场研究机构Hitwise于2010年12月公布的数据也显示,Facebook已经超越谷歌,成为2010年度美国访问量最大的网站。

而仅仅两三年前,以Google为代表的搜索引擎一直在互联网占据着统治地位。但到了Facebook时代,在像谷歌这样的传统搜索引擎,如果搜索酒店和电子产品,就会出来一堆无用东西和垃圾广告。相反,很多人常常会私下请朋友推荐,这常常都是通过Facebook或者是Twitter这样的社交网络来完成。以亚马逊为例,通过允许购物者们链接到其Facebook账户,客户就可以了解他们的朋友喜欢的书、电影和其他产品。

基于这种新的发展趋势的出现,早在2010年9月,《纽约时报》就曾经撰文就社交网络的信息搜索对搜索引擎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分析。文章指出,这种基于社交圈子、个人喜好、朋友观点的信息获取和判断方式,或将成为未来搜索发展的重要趋势。也就是说,社交网站和搜索引擎之间存在着很强的互补性,它们之间的结合将产生一种全新的信息搜索形式——社交搜索。

市场调查机构扬基集团分析师Zeus Kerravala称,人们喜爱谷歌胜过微软,但是却喜欢Facebook胜过谷歌。

Gartner分析师也表示,谷歌和Facebook之间的战略冲突是一场互联网未来之战,不是关于搜索引擎,而是关于社交网络,是新旧两代选手的竞争——社交网络早期领导者Facebook以及内容网络主导者谷歌之间的竞争。微软、雅虎、Twitter起到的仅是辅助作用。

不仅如此,由于Facebook拒绝向谷歌导出联系人,这两个公司之间的关系从去年开始甚至变得恶劣起来。今年4月,由于Facebook雇佣博客作者进行不利于谷歌的宣传一事被媒体公开,两者之间的敌对关系更是变得世人皆知。Facebook在那次攻势中指责谷歌通过不正当手段试图获取Facebook保存的用户社交信息。

Facebook这样大型的社交网络,可能给谷歌的搜索引擎业务造成致命的一击。从现在看来,二者已经不存在合作的空间了,谷歌与Facebook的社交战场硝烟也变得愈加弥漫。

谷歌是到了变革的时候了。在过去,谷歌一直都坚信只要能够不断优化算法和获得更多数据,最终都能够通过计算机来获得最好的答案。因此,在社交网络正发展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时,谷歌的企业文化和社交元素却是格格不入的。这也恰好是谷歌前三次征战社交市场遭遇惨败的根本所在。

谷歌在社交领域遭到的挫折,使得很多人都认为谷歌已经完全输掉了这场战争。批评家甚至声称,谷歌的基因里根本没有社交二字,他们只懂得算法。这些批评对谷歌而言,无疑是一针见血的。但是,残酷的事实足以让谷歌重新审视社交的真正内涵。谷歌也逐渐开始认识到,重新整合、融入社交元素,并不是一种奢侈,而是未来的必须。

Google+的救赎?

在Google campus的大楼里,放着一幅用于迎接极少数获准访客的巨大手绘壁画。它描绘了一幅波涛汹涌的海景,巨大的海浪主宰着海面,正要颠覆一艘航船。巨浪正是象征着谷歌已经意识的网络社交因素。正是这个原因,这次项目的开发代号被命名为了“翡翠海”。“这个开发代号正好展现出了这次挑战的两面性——它不但是一个巨大的、可以让谷歌航行到新领域、发现新事物的机会;也是可以让谷歌葬身海底的大浪”,谷歌社交业务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说。

事实上,谷歌在建立社交网络方面也并不是完全处于劣势的。参与“翡翠海”的谷歌工程师们也都看到了这一点。对谷歌而言,它在社交网络领域仍然有许多优势可以利用:数以亿计的用户,其中绝大多数信任谷歌;无可比拟的相关信息判定能力;丰富的现金储备也使得谷歌能够购买在特定社交网络领域中崭露头角的小公司(如Amardvark,Picnik,Slide等)。

这一次,Google+前所未有地把谷歌的所有资源整合在一起。为了激发员工的积极性,今年3月,从埃里克施密特手中拿回掌控权后的佩奇还发了一封信给全体员工,强调今年公司奖金将有25%取决于谷歌在社群领域的业绩一战,希望谷歌人上下一心,打赢这场与Facebook之间的大战。“这是一项协同作战任务,我们要奋起直追。”对于不直接参与谷歌社交业务的员工,佩奇提醒称,其同样背负考核任务。这些员工要参与产品测试,并及时提供反馈。“当我们发布了新产品,尽量鼓励你的家人和朋友也参与进来。”

对于谷歌来说,整个公司上一次齐心协力执行同一个战略还要追溯到十年前的公司创业时期,在之后的那段时间里,谷歌逐渐变成一家由不同类型,有时甚至是相互冲突业务构成的科技型联合企业。最近这几年,谷歌内部任何好的点子和创意在繁复的架构和冗长的决策流程中被频繁地否决,这是导致整个谷歌创新动力衰退的症结。

而以往依靠推出一个个社交产品的押注战略为谷歌带来的是一次次的失败,因为玩转社交网络的复杂程度需要足够大的战略智慧加上极强的技术执行力,这都是单纯依靠产品团队的资源所无法达到的。

在吸取社交产品失败教训的背景下,佩奇火速重组管理层,将核心业务划定在移动、Chrome操作系统、YouTube视频网站、搜索引擎、社交网络和广告产品等六大领域,并赋予了各个统领不同业务的高级副总裁们更大的权限,他们可以提出独立的产品计划并直接向佩奇寻求最终决策。多部门协调之下,火速推出了这款全新的社交产品Google+。与之前的Google Wave、Google Buzz不同,Google+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产品。它是一次长期而迫切的努力,涉及到了公司几乎所有的产品。Google+不仅仅吸收了之前的教训,而且对准了Facebook存在的缺陷。

佩奇瞄准的第一个要点就是Facebook中最为人诟病的隐私问题。Facebook虽然成为现代人最便利的社交工具,但因为没有分类,多数信息未经使用者同意就被揭露,让Facebook几乎成为最没有隐私的网站。作为回应,谷歌在Google+中开发了“圈子”这一功能。它使社交关系的整理变得非常简单,你所分享的内容都有精确的分享圈子。Google+让用户将联系人归纳到一个或多个圈子中——家人、朋友、同事或者别的圈子,只要把一个或多个联系人拖拽到圈子里就行了。用户还可以建一个圈子,专门关注你不认识但是希望关注的人。

这一功能也使得Google+避免了Facebook中出现的爆炸式的信息供应。很多使用Facebook的人都有过类似困扰,不管是无止境的游戏邀请,或是不熟的朋友到了哪里用餐,其实这些都是使用者不需要的信息,Facebook却不加分析地全面供应,让使用者不免有信息疲乏。所以,Google+透过圈子这样的设计,过滤掉这些无意义的信息,让使用者可以获得更加有用的信息。

此外,现在的Google+还推出了Facebook没有的社交功能。一个引人注目的服务就是视频功能Hangout。它让用户群组视频聊天,最多可以允许10人同时视频。谷歌员工已经首先开始使用Hangout,有时候甚至用它开长达数小时的会议。当多人视频聊天时,每个人在界面上有一个单独的窗口。Hangout判断出谁在发言,并放大当前发言者的窗口。

这次Google+的推出,无疑标志着谷歌在文化上进行的一次重要转型。在这个项目展开之初,佩奇就已经意识到Google +在某些方面需要非Google的形式。用户会在界面设计中显著觉察到的变化就是Circle。Circle有着绚烂的过场动画,神奇的拖放效果和奇特的界面接触,这使它看上去更像一个经典的苹果程序而非传统意义上Google的呆板应用。简言之,对参与这次研发的谷歌工程师而言,Google+不只是一个产品,也不是一种战略方案,而是一个扩展后的Google。

掀翻Facebook?

十天时间,1000万用户的数据,让在社交领域备受屈辱的谷歌有点措手不及。

今年6月28日,Google+开始小范围的用户测试。仅仅过了一天,电子购物网站eBay上一个Google+的测试邀请码就卖到了75美元。同时,大量被邀请用户滚雪球般涌入Google+,这导致6月30日晚谷歌关闭Google+邀请机制。

“需求太疯狂了,我们宁愿谨慎一点。”Google+项目负责人之一,谷歌高级副总裁维克冈多特拉在他Google+的页面上写道。

在Google+推出的前一天也就是6月27日谷歌的股票价格为482.8美元,而近日这数字已经上涨到了622.52美元,今年内谷歌的股票价格最高达到了642.96美元。分析师表示谷歌股票价格的大幅增长主要动力就是Google+用户迅速提升到了2000多万。

扎克伯格显然感到了压力。继谷歌发布Google+不久,Facebook就召开了新品发布会,宣布与Skype合作,推出视频通话服务。由于此次发布的视频通话服务功能在Google+中已经具备,所以难免让外界认为Facebook是对Google+的仓促应战。在发布会上,扎克伯格指出,虽然Facebook-Skype只允许一对一的对话,但“每天大多数聊天都是一对一进行的”。参与Facebook视频聊天功能的工程师Philip Su还表示,在已拥有你所有朋友的社交网络上,只需点击一个键就能联系上任何朋友。对于Google +而言,这明显还是不可能的。

在这次发布会中,扎克伯格也对谷歌的圈子功能做出了回应。扎克伯格说,在Facebook的群组功能中,群内的每个人都知道还有哪些人也在群内;而Google+相似的圈子功能,却让你把人们归在特定的圈子中,但是他们无法知道自己处在哪个圈子中,或者圈子内还有谁。总的来说,圈子不仅浪费时间也分散注意力。

此外,面对Google+如此猛烈地攻势,Facebook网站上还出现了屏蔽Google+广告的事件。一位名叫Michael Lee Johnson的网络开发者日前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布了一条消息,他告诉自己的粉丝自己幸运地获得了一个Google+账号,并且希望同样使用Google+的人加自己为好友。这对于Michael来说也许只是个很简单的邀请,但它触及了Facebook的底线,随后Michael的信息被删除,其广告发布权限也被停止。业内人士对这次屏蔽广告事件表示了理解,因为这样的措施在竞争对手中间很常见。不过,Facebook的这一反应无疑再次印证了它对谷歌这次再战社交市场的警惕。

当然,Facebook在近来表现出的警惕,也的确是不无道理的,近日The Next Web的一项访客调查的结果着实应该引起Facebook的警惕。在此项调查中,The Next Web向Google+的用户提出了“你认为Google+怎么样”的问题。超过1000人给出了他们的观点,他们还把心目中的Google+与另外两大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和Twitter做了对比。结果是近2/3的Google+的用户准备离开Facebook平台。这一增一减,对于Facebook和谷歌意味着什么?即用户的流失和获取。要知道,最近Facebook正在面临用户增长率下降的困扰,再加上个新的Google+,虽然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但也足以再次引起扎克伯格的警惕。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中,Facebook在社交领域老大的位置虽然无人能撼。但从扎克伯格的表现及言论中可以看出,谷歌这次推出的Google+的确已经成功地让它感到了不安。

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Google要顺利进军社交网络,Facebook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它最大的竞争对手。从“Facebook疲劳症”到隐私问题,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5月份在美国、英国、挪威、俄罗斯和加拿大等老用户国家的用户基数开始减少。因此,这或许是Google+异军突起的最好时机。而谷歌这次推出的Google+也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击中了Facebook的要害,并且在试验期内取得了瞩目的成绩。

但是,谷歌与Facebook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远非那么简单,还有很多其他因素需要考虑在内。例如,为了加强用户的粘度,Google+可以方便用户通过导航栏直接访问谷歌的其他产品,但同时也有可能引发反垄断调查。更为致命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了强大的网络效应,即使是想要偷走其7.5亿用户中的四分之一也需要经过多年的努力。这一时间缓冲足以让扎克伯格对Facebook进行必要地调整,甚至是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况且他此前也已经展现过在压力下作出正确决策的非凡能力。此外,对于为何Facebook依然优势明显,扎克伯格还是给出了一些绝佳的理由。他指出,“只做一件事的公司总是要比那些什么都干的公司做得更好”。Facebook一直都只与社交网络有关。而谷歌管得“闲事”太多了:搜索、广告、在线视频、音乐、手机等。

因此,尽管Google+做出了很大改进,仍有分析人士认为,作为社交网站,与Facebook相比,它的功能略显单薄。谁将成为未来社交网络的主流,Google+还是Facebook?结局还有待观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即使Google+不能夺走Facebook的王者宝座,它也会变成一款强大而有竞争力的产品,成为人们期待已久的另一种选择,就像是Chrome与微软IE的关系一样。Facebook仍将是最大的社交网站,但却难以继续占据压倒性的市场份额。

詹瞻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金烨 杨丹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放弃1亿去读MBA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