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侃侃:让创业的幻象落地 新闻联播是创业真经

2011-08-03 14:10:17 来源: 21世纪商业评论(广州)
0
分享到:
T + -
创业的成功如同意外怀孕一般偶然且难以复制。最有学习价值的,不是从成功者学习从坑上跨过去的经验,而是从失败者的惨烈中学会绕着坑走。

茅侃侃,中澳凯尔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
茅侃侃,中澳凯尔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

2006年,“80后四大创富新贵”在聚光灯下横空出世。茅侃侃是其中年龄最小、乍看之下最符合当时人们对“80后”既定印象的一位,人送绰号“混世魔王”。他的身上可供聚焦的亮点很多:初中毕业,因高中会考地理一门不合格而“百年难遇”地被吊销了高考资格;读初一时就已在瀛海威时空这种骨灰级网站担任程序论坛版主;17岁成为亚洲最年轻的拿下了微软思科两项计算机认证的天才;之后短短三年内换过17份工作,类别横跨IT界、公关界、影视界乃至政府部门;21岁创建国内首家以“真人实景数字游戏”为主业的公司并兼任总裁和首席架构师。这些让茅侃侃屡屡被拿来当作继承比尔.盖茨精神的退学创业奇才,以及韩寒之后的又一80后青年领袖。

同被列入“80后四大创富新贵”的李想在接受采访时评价道,茅侃侃是个天才型的人,但是他很难把自己层出不穷的天才创意商业化,他需要一个合适的创业伙伴。茅侃侃对自己的评价甚至更清醒。他坦言自己并不适合创业,更适合做个“高级打工仔”,当年创办时代美兆也只是“事儿赶事儿”的“被创业”。在采访中,他自动戳破了曾经为他带来无数关注的“两小时撬动3亿”的融资神话:“如果真拿到3个亿,你们就只能在看守所或者经济犯罪纪录片里见到我了”。

他也不讳言时代美兆终归失败的原因,除了之前已审批通过的场地被用于奥运场馆停车场的不可抗力,还有他在设计产品时的技术主导型思维,轻视了“伺候用户”的重要性,以及他灵气有余、耐性不足的脾气秉性。在他看来,创业的成功如同意外怀孕般偶然且无可复制。比起成功者的经验,他更喜欢看失败者是如何掉进坑里的,也乐意把自己掉坑里再爬起来的经验一一和盘托出,以警示后来者。因为,“从坑上跨过去的经验很难借鉴,怎么绕着坑走才是最有学习价值的”。

把用户伺候舒服才算牛

创业的人常常都是和“创新”二字绑在一起的。不可否认,创新是社会发展不可缺少的推动力。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创新都能开拓出一片美好的疆土。举个例子,我们家狗狗大侃以前经常夜里听到人走过就开始狂吠,让我特别郁闷。后来乐宠的创始人之一闫磊给我推荐了一种叫做止吠器的东东,会在狗叫的时候发出一种声波,狗听到了就不会叫唤。

这就是种成功的创新。它是基于用户细分的需求去设计的,而不是为了创新而去盲目创新。很多初期创业者常常会走入一味创新的误区,而脱离了目标消费群真实的体验和需求,这样的人注定只有机会见到成功的老妈。

很多所谓的天才看上去都像是疯子或者偏执狂。很多人把他们作为偶像,却没能学到他们成功的真谛:那就是藏在他们粗糙外表下对用户需求和产品细节的细腻思考。他们知道,一个产品或者服务好不好,不是纯论创新有多厉害,也不是看技术达到了某种新高,而是由终端用户所能感受到的体验细节所决定。

在这一点上,我不折不扣地犯过错误。在创建时代美兆的时候,因为所隶属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是一个军工类企业,为了把跨行业资源尽可能整合好,也为了贴合当时北京石景山区建立数字娱乐产业基地的机遇,我们计划做一个“数字真人实景游戏”的项目。简单点说,就是依托主题公园模式的“真人大富翁”游戏,或者也可以说是用移动设备来玩的欢乐谷。除了真人实景数字游戏平台的获利,我们计划中的更大部分的利润将来自于娱乐项目的配套休闲设施及周边商业地产的经营,也就是在“华侨城”和“欢乐谷”的模式上创新。

当时的时代美兆拥有业界领先的技术专利、自主知识产权,用华丽的设备做出了强大的数据和游戏任务系统,甚至可以让用户在后台体验“星际争霸”控制者一般的感受。

但是,我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细节:牛的用户太少,牛到可以体验那么多功能的用户更是少得可怜。当时国内大部分人把我们的服务基本等同于只要学会开枪就能迅速玩起来的“真人激战游戏”。360的周鸿祎老师曾经这么评价过我们的产品:“技术后台确实复杂,可以满足多种应用功能。但是大多数人,包括我,作为玩家需要的仅仅是能够对抗、开火,你不能把所有人都按照部队战术训练的标准去要求吧?”

的确,当时的我错误地把中国用户的消费需求和我所熟悉的欧美用户的需求混同在一起了,也错误地以为大部分用户都可以像专业人士一样迅速掌握我们的系统。相对来说,欧美用户更强调体验的规则化、系统化和层次感,对抗性被放在了后面,而国内大多数用户需要的是简单、直接、迅速对抗的体验。

更要命的是我们的定价。当时很多“真人激战游戏”的收费标准低于100元/天,而我们的定价是388元/3小时。更何况因为游戏设计相对复杂,这3个小时里至少有50分钟要用在培训上,而在开始玩之后,大多数用户完成一个任务(大概40分钟左右)就已经累趴了。也就是说,我们对一个大多数用户只能体验到10%功能和1/4时间的服务收取了100%的价钱。其结果就是,即便我们提供好得多的配套服务、视听设备和体验环境,但是在用户的心里,我们的价值简直如同浮云。

好在最终,当“真人大富翁”的愿景因为土地审批方面的不可抗力挂掉了,我们迅速瞄准两类人群的细分需求进行了转型:针对武警部队和特战部队提供军用训练系统,以及针对企业提供人力资源测评系统(让企业员工参与改良后的战争游戏,从而为企业提供基于可靠数据分析的实时人力资源测评报告)。这个转型真正接到了用户需求的地气儿,于是迅速吸引了来自全国的加盟商,时代美兆也在当年实现了盈利。

创业仅仅有天才是不够的,仅仅关注把技术和创新做到多牛也是不够的,真正的关键是要从生活中留心用户需求的细节,设身处地按照他们的习惯来设计产品和服务。换句话说,把用户伺候舒服了,才是天才在创业中最需要做的事。

不装孙子,难成大爷

现在看来,负责任地说,当年被冠以“80后创富新贵”的我们这伙人,远远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舒舒服服,吃肉喝酒,恰恰相反,为了做个能舒服吃口肉的贼,我们见天儿地挨打。

大家在媒体上看到的是,我们几个马不停蹄地创建企业,然后跻身 “亿万富翁”之列,实际情况是,李想,所谓的“80后四大创富新贵”之首,在2008年被澳大利亚电信收购之前的某天,告诉我他的全部存款只剩两万多现金。而当时的我正在媒体过度包装的“以奇思两小时撬动3亿财富”的“传奇”下,尴尬地做着当时还没有半点盈利的数字真人实景游戏。关于那“3个亿”,当年我的原话是“若要完成所有的基建大概需要3个多亿”,结果通过某强势媒体平台播出后,变成了“茅侃侃就凭两小时对谈套来了3个亿”,甚至还有人认为这3个亿属于我个人。我总是开玩笑说,如果真有这3个亿,你们现在就只能在看守所里,或者经济犯罪的纪录片里见到我了。

我曾经跟人家推荐老徐的那部电影,叫《梦想照进现实》。很多创业者带着满脑袋热血开始拼搏,却在梦想照进之后的残酷现实面前差点崩溃。在我推荐看这部片子的10个人里面,有6个人跟我埋怨这电影枯燥得没法看,而另外四个则告诉我深有同感和共鸣。

这四个人分别是乐宠控股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元及该公司副总裁闫磊,以及前面提到的李想和另一位“80后四大创富新贵”——康盛创想首席执行官戴志康。剩下的那六位至今都还依然在为别人打工(这句话没有任何一点贬义色彩),而李想们则在见天儿“挨打”的情况下始终坚持在通往梦想的创业道路上奔跑着。

对于创业,你要接受的第一个悲催的现实就是:别想指望金融机构或者天使投资人过来雪中送炭,相信我,他们永远只做锦上添花的事。任何不以获利为目的的风险投资机构不是傻子就是骗子。如果哪一天他们真站在你面前,那一定是你的错觉,要么就是他们的价值判断标准与其他机构的差别太大,但他一定是看上了在你的企业身上能够获得的投资回报。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家人,再也不会有别的观音姐姐一般的投资人了。

另一个你不得不接受的悲催现实就是:在创业中,从孙子到爷爷是个不可辩驳的进化过程。要做“真大爷”,必须得“装孙子”。在这个社会的商业体系中,你的社会履历、经验、做事水平都决定了你所处的位置,“物竞天择”和进化论告诉我们:只有时间才能让自己成长。任何一个不想做孙子、做不了孙子的创业者都不是好的创业者。个性一定要向规则低头,尤其是商业规则,在有限的规则体系下尽可能地展示个性才是正理。但同时,装孙子不是让你做真孙子。装孙子的精髓在于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不卑不亢,懂得尊重对方,懂得坦诚相待,懂得收敛锋芒。

在这件事情上我也结结实实地受过几次教训。18岁那年我创办了一家公关公司,主要面向办公软件与系统集成行业客户。那时候的我年轻冲动,自我感觉专业能力特强,多次在跟甲方的沟通会上拍案而起,甚至指着人家的副总裁说其不懂装懂。这么做的直接结果就是我们丢了一个当时在办公系统集成领域排名全国前三的大客户。在我就职于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下属的软件产业促进中心期间,也是仗着自己工作努力,领导喜欢,见天儿地看不惯行政机关的这个那个,还曾经把我管辖范围内的推广预算砍掉了一半儿。后来在运作时代美兆的时候,我们恰恰需要通过科委的软件产业促进中心来审批立项,因为当初没有“谦虚谨慎,戒骄戒躁”,项目差点半路夭折。在国内,人情是最大的潜规则,其实看似规则健全的发达国家,一样也存在潜规则。所以,在你没有掌握绝对资源的时候,必须要在某些问题上“认怂”。有时候,“怂”是种策略,也是门儿艺术。

《新闻联播》是创业真经

创业和恋爱一样,有一样本领可以以低成本带来高回报,这种本领就叫“忽悠”。此“忽悠”与赵本山小品当中的“忽悠”绝不是同一个意思。我所说的“忽悠”前有强悍的个人能力做基底,后有坚实的诚信作保障。换句话说,靠魅力忽悠来的姑娘不是用来甩的,而是为了对她好的;用胆识和能力套来的白狼,是有本事让它持续经营下去,并且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的。

会忽悠的人要有好口才、敏锐的心理洞察力和强悍的资源整合能力。在大部分与商业相关的忽悠当中,资源整合能力比前两条更重要。如果说我有资源整合的优势,实际上就两点:一是我离开学校之后就在IT界工作,到现在十几年了,跟同龄人相比人脉积累算是有优势的;其二就是我在北京市科委工作的经历。没有这段经历,我就不会意识到石景山区建数字娱乐产业基地是个机遇,也就没那么顺利地获得航天时代远望的支持,也就没有时代美兆后来作为重大科技立项。

资源整合能力还来自你的家庭背景等天生的优势。比如说我,从小在大院儿长大。虽然我们那会儿没有五道杠的总队长,我最多也就当过一道杠,但还是培养了从小对国家政策的敏感,和多关注《新闻联播》等媒体获取政策信息的习惯。把握政策走向是锻炼资源整合能力的必经途径,除此以外,要多看、多听、多聊、多接触外面世界和各种不同的人。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本身的那块资源是否过硬,不然,外界包裹着再多的其他资源也是白搭。

《新闻联播》最好每天都看,因为它里面所包含的政策信息时时刻刻都影响着我们的创业之路。尤其是每年两会前后的新闻更是要紧密关注。它会为我们拨开迷雾,指出机会,或者提供风险警报。除了新闻联播,尽量抽空看看中央台新闻频道和财经频道,然后就是你所在城市的日报晚报。《北京日报》和《北京晚报》是我每天必读的两份报纸。它们会告诉我,国家政策具体落实到这个城市里,会产生哪些机会和禁忌。要想在中国创业成功,这些是省不了的功夫。

资源整合能力也是我身上,除了能“侃”之外,唯一可以得瑟的一点——我能够完成不同资源类型的整合,做生意、做产品,皆是如此,这是我能够独当一面的地方。但实际上,我的星座——双子座和我这个性格,让我并不太适合创业,而更适合做个高级打工仔。其实创造力和创业本身的关联不大,创业是否能成功更多是与你所拥有的资源、所在的位置和你的自身定位相关,当然,运气也很重要。但是话说回来,相比创业而言,打工的过程毫无痛苦可言。打工的痛苦无非与孩子时期成长的烦恼类似,比如说都会抱怨自己的上司如何如何,但是当你真正做了老板之后,你会发现如果自己是他(她),也会这么做。说到底,出来混,在什么角色演什么戏,谁都不是绝对的主角。(本文由林子鱼采访整理)

詹瞻 本文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又开炮?任志强独家爆料圈内故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