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多克传媒帝国将何去何从?

2011-08-02 15:19:25 来源: 沃顿知识在线(上海)
0
分享到:
T + -

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是总部设在纽约的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一直凭借他人的丑闻而获得财富。如今,80岁高龄的默多克发现自己深陷于一桩不断蔓延的丑闻当中,使他拥有的市值400亿美元的全球传媒帝国岌岌可危,新闻集团是他在50年前在澳大利亚的珀斯亲手创立的。

有指控称,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旗下报刊记者非法窃听了英国王室、社会名流和普通市民的电话,这些指控正在引起对默多克公司的运作、其新闻报纸与政界和警方的关系进行的政府调查。默多克和他的儿子詹姆斯,即英国子公司- 新闻国际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接到传唤,要求在星期一出席英国议会关于公司新闻业务行为的听证会。

“这是我这辈子最卑微的一天,”默多克对英国议会小组说道。在听证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他遭到一位喜剧演员的袭击,该男子将盛放有剃须膏的盘子扔向默多克。

迅速蔓延的丑闻已经让默多克付出了沉重代价。在负面舆论的压力下,新闻国际公司中断12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kyB)的全面控股计划,这是一家卫星电视公司,新闻集团拥有该公司39%的股份。新闻集团还关闭了《世界新闻报》,这份报纸是默多克在英国的第一次收购,也是丑闻的核心发源地。到目前为止,默多克在英国的一批高层已遭拘捕,两位英国高层执法官员相继辞职,默多克媒体军团的美国高管也已辞职,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启动初步调查,了解该组织是否违反了美国法律。极具巧合的是,《世界新闻报》的一位前任记者被发现在他的伦敦住宅中死亡,去年秋天,这名记者参与了有关电话窃听事件。

丑闻漩涡也正在逼近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其任职的15个月期间,卡梅伦曾在办公室里接见过26次默多克的新闻人员。此外,卡梅伦还曾聘请了新闻集团前任高官担任公关部主任,该人员也因涉嫌窃听丑闻被捕。如今,卡梅隆也出席了英国下议院的听证会,就他与默多克之间的关联接受调查。

“我认为目前还无法评估情况有多糟糕。逐层披露的真相越多,情况就越严重,”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约翰·金伯利(John Kimberly)指出,“污点似乎正在迅速蔓延。”不管丑闻最终发展成怎样,金伯利指出,它已经透过新闻界、政界和执法部门传播了“冲击波”,这些“冲击波”将敦促我们重新思考自由和公正的新闻界的界限。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劳伦斯·贺比尼亚克(Lawrence Hrebiniak)认为,这桩丑闻最终可能会把默多克本人彻底搞垮。“我觉得他将会被排挤出去,”他说道,“他也许能经受得住,但是目前变革之风正在席卷英国。”

'近乎傲慢的个人风格'

默多克是墨尔本当地报纸出版商的儿子,21岁那年,默多克的父亲去世,随后,他接管了这家企业。由于他在具有敏感性的小报新闻方面颇具天赋,因此逐渐成为国际新闻界巨头。在英国,他拥有伦敦的《太阳报》、《泰晤士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他创立的卫星电视系统成为后来的英国天空广播公司。在美国,他收购了20世纪福克斯公司,并在20世纪80年代创建了福克斯广播公司。默多克还创建了福克斯新闻频道,并拥有《纽约邮报》和《华尔街日报》。

默多克素以富有进攻性的个人风格和冷酷无情的商业策略而著称。据贺比尼亚克称,默多克的公司策略完全是其个人风格的真实写照,这种策略根植于“权力,而且近乎傲慢”。他指出,新闻集团不仅试图控制传媒产业,还打算对那些能够左右整个商业环境的政客们进行控制。“公司认为,他们可以窃听社会名流或王室的电话,然后摆脱这件事,因为新闻集团十分强势。”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表示,默多克的公司是他自己性格的真实写照,这并不奇怪。“如果一家企业的创始人十分强势,他的个人信念和高层决策确实将会交织在一起,”他说道。

卡普利指出,和其他行业相比,新闻工作一般给予个人更多的灵活性,来对如何开展工作做出判断。在一个没有明确的书面规则和程序的行业中,企业文化成为更具决定性的因素,卡普利说道。“我觉得,新闻集团的企业文化是这样的,无论是好是坏,在这家企业里,违反规则是能够被合理容忍的,甚至可能是值得庆贺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卡普利表示,丑闻是无法合理化的,但是至少是“可以解释的”。默多克家族在管理层中的角色可能是塑造企业文化的另一个因素,他补充道,因为身居高位的家族成员往往会把个人规范和创始人的价值观进行放大。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迈克尔·尤西姆(Michael Useem)指出,虽然企业高管明确指示员工犯法这一做法相当罕见,但是在企业文化中的隐含信息可以营造出一种氛围,让员工越过竞争和不正当之间的那道界线。“高层人员是至关重要的,”尤西姆指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新闻集团的法律问题和导致安然公司倒闭的法律问题并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但是两者也在逐渐接近,尤西姆指出。“它并不会危及生命,但是的确正在改变商业环境。在所有余波的影响下,默多克的公司必须以他们不想要的方式进行重大变革。”尤西姆指出,中断对英国天空广播公司的竞标以及关闭《世界新闻报》,正是对危机管理的两大妥协措施。“我对他们同时做出两个痛苦决定表示赞赏。”

不仅是“几匹害群之马”

为了尽量遏制危机,一向专横跋扈的默多克在他的报纸页面中致歉,并亲自会见受害人米莉·道勒(Milly Dowler)的家属,在一起谋杀案中,她的家人的电话被《世界新闻报》窃听。多年以来,电话窃听丑闻一直秘而不宣,此举激怒了不少社会名流,包括休格兰特和西耶娜·米勒,他们均在法庭上请求赔偿。但是在本月初,《卫报》发表了一篇调查报告,披露了《世界新闻报》如何窃听道勒的电话,并且删除了一些电话记录以便可以截取更多的电话时,该事件上升到了新的高度。此事对于2002年道勒失踪案的调查造成了阻碍,导致受害人的父母一直误以为他们的女儿仍然活着。

新闻集团任命董事会成员乔尔·克莱因(Joel Klein)进行内部调查,他是纽约市立学校的校长,曾经牵头美国司法部对微软公司提出反垄断起诉。克莱因在去年进入该公司,担任新闻集团的教育业务主管,对此,尤西姆表示十分赞赏。尤西姆猜测,克莱因当初受聘可能就是为了帮助应对日益增多的法律问题。

关于未来的工作,尤西姆建议新闻集团应当将丑闻连根拔除,而不是试图解释问题而蒙混过关,把责任归于那几个“害群之马”。他建议公司效法其他被丑闻困扰的公司,包括泰科公司和现已不复存在的所罗门兄弟公司,这些公司清退了各个层面的高管,无论他们是否涉及公司的问题,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公司能够呈现全新的面貌。此外,尽管默多克的辞职将“成为引人瞩目的标题”,尤西姆指出,清理工作必须深入展开,而不仅限于高层人员。新闻集团应当采取“快速果断的”措施,针对公司运营发动变革,他说道,公司可能需要实施新政,并制定强有力的道德规范。更为重要的是,高层管理者必须与全体员工会面,将新的道德规范推行下去,用来表示“公司并没有在瞎胡闹。”

从战略角度来看,陷入危机的企业必须了解到,他们正在受到“当头棒喝”般的警示,让他们明白,过于重视短期效益往往会带来更大的下行风险,尤西姆说道。他曾经参与过一项研究,该项研究表明,准备充分且经得住重大灾难的公司——例如海啸或全球金融危机——往往都经历过艰难的危机。例如,在经历了瓦尔迪兹号原油泄漏事件之后,埃克森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保证从今往后不再发生类似问题。“可能从长远来讲,默多克军团将会把这场危机转变成为一次契机,对公司进行改造,做好公司份内的事”,避免当前的丑闻再度重演。

关注公司治理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丹尼尔·拉夫(Daniel Raff)指出,新闻集团曾将公司在英国的战略寄托于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61%的股份上,这部分股份是新闻集团尚未持有的。凭借1000万的用户群体,英国天空广播公司有可能在英国市场占据更主导的地位。此次收购将为新闻集团带来大量利润丰厚的产品,包括普通的电视节目、重要体育赛事及新闻报纸。和英国天空广播公司相比,默多克的报纸的盈利要低得多。在最近的一个季度里,有线电视业务占到新闻集团总盈利的60%,比2010年同期增长25%。出版部门的盈利为3600万美元,不包括解决法律争端的费用,比上一年减少了8200万美元。

由于电话窃听丑闻在本月开始升温,公众对《世界新闻报》获取新闻的技术手段表示强烈愤慨,导致政府暂时无法批准英国天空广播公司的收购。最后,新闻集团被迫撤消竞标。

事实上,公司收益更加丰厚的、更有前景的业务被陈旧的、收益甚少的报纸业务给破坏了,拉夫指出。“可以看到的是,这个21世纪的传媒计划,将被传媒帝国的法律黑幕彻底打乱,”拉夫补充道,虽然公司一直由默多克家族和长期以来忠心耿耿的经理人共同经营,但是仍然有相当多的职业经理人及股东们一直对企业治理结构表示关切。如果他们曾经更加积极,拉夫认为,也许他们可以帮助避免公司内部发生问题,从而导致电话窃听丑闻的发生。在最近披露了道勒案件两周之后,电话窃听丑闻已让公司60亿美元的市值蒸发。

拉夫指出,新闻集团及其子公司的许多措施,“将会引起对企业治理的重视。”例如,在4月份,新闻集团出资6.47亿美元收购由默多克的女儿伊丽莎白拥有的电视制作公司。另一个裙带关系,即默多克的大儿子拉克伦·默多克(Lachlan Murdoch)是新闻集团董事会的董事长。默多克家族持有集团40%的表决权股份。“新闻集团就像是一间私营的家族企业,而不是一家上市公司,”拉夫指出,“这就引发了巨额的养老金及其他信托基金的问题,且不说当中是否存在一些犯罪情况。”

事实上,在电话窃听丑闻爆发之后,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沙特阿拉伯王子阿尔·瓦里德·塔拉尔(Al-Waleed bin Talal Al Saud)向集团施加压力,要求国际新闻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Rebekah Brooks)辞职。“如果这家公司的管理者存在一些诚信问题的话,我不想同这样的一家公司打交道,”他对BBC说道。新闻集团董事会继续力挺默多克,后者告诉国会议员,他没有下台的打算,而且他是“清理这付烂摊子的最佳人选。”

持久的影响

除了对新闻集团造成的混乱之外,丑闻还将对英国的传媒业务造成持久影响,高校教授和分析师表示。伦敦金斯敦大学的新闻学教授布莱恩·卡思卡特(Brian Cathcart)指出,在过去15-20年里,八卦类的新闻一直生意不错,出版商为读者不断提供各种低俗新闻。这项业务得到了蓬勃发展,而且成功地跨越了法律底线,因为官方不愿意“制裁”这些低俗行为,他们担心会由于审查而妨碍了记者们披露有价值的新闻。卡思卡特预计,英国将会对已有20年历史的法律结构进行调整,该法律结构很大程度依赖于自律管理。

此外,他表示,英国政治格局中的各方政党都在期待此次丑闻事件能够带来新闻改革。“他们对前景都表示乐观……他们将摆脱之前默多克的桎梏,”卡思卡特指出。政府永远无法“治愈”所有滥用新闻的问题,同时还补充道,在默多克丑闻中显露出来的曝光过度,也有可能带来文化变革。“记者们总是在寻求解决途径,这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基本的犬儒主义将会过去,即规则不适用于新闻记者,而只是一场肮脏的游戏而已。对于伦理道德的漫不经心也将过去,这是非常健康的。这是英国新闻界的一场文化变革。”

詹瞻 本文来源:沃顿知识在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又发话!未来20年钱如何保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