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人士:央行不可能主动要求企业清理协议控制

2011-06-20 10:57:35 来源: 《新世纪》-财新网
0
分享到:
T + -
“央行不可能主动要求企业清理协议控制。更可能的情况是企业主动向央行有关人员问询,协议控股行不行。”一位央行内部人士分析认为,在主动追问之下,有关人员的回答应为:如果协议控股造成了外资实质性控股,按理说就要报国务院批准。但不代表没有牌照就不能继续运行。

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转到集团董事长马云名下公司这件事,现在清楚了。

6月14日,马云在杭州召开新闻发布会,自陈终止支付宝协议控制经过:今年一季度,在股东反对、董事会未通过的情况下,马云做出“非常艰难但惟一负责任”的决定,单方面决定断掉支付宝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协议控制关系,以获取央行发放的支付牌照。此事件冲击巨大,媒体议论纷纷。

——协议控制(VIE),肇始于新浪赴美上市、在过去十年间成为中国企业海外上市主流的一整套合规性安排,被拖到聚光灯下,不确定性突然出现。

——协议控制本来属合规安排,突然出现不确定性,势必动摇海外上市中国公司的估值基础。“在美上市中国股以前有中国折价,近年有中国溢价,因为这件事,可能会转回去又变成中国折价。”一位国内知名创投公司人士评论。

——国际投资者信心受损,会波及中国创投行业整体:所投资公司股价下跌,创投基金来自投资者的压力增加,新融资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最终,还会波及中国创新企业。这个链条很长但很直接。

这是冲击之后终会平复的海啸,还是将在中国创新企业与国际投资界之间留下永久印记的地壳板块运动?它是怎么发生的?

“我们沾了马云的光”

27家支付企业首批获牌,就是要给支付宝、财付通等既成事实的行业龙头企业以名分,并规范其运作

支付牌照发放已经成为事实。5月26日,央行公布了首批获得支付牌照的27家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名单。没有任何悬念,支付宝名列其中。

支付宝是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的龙头。第三方支付催生于电子商务兴起,在电子商务企业与银行之间建立一个中立的支付平台,为网上购物提供资金划拨渠道和服务。美国PayPal成立于1998年,是最早从事第三方支付的企业之一。

中国第三方支付企业出现仅比这晚一年,1999年上海环迅和北京首信成立。但中国的第三方支付行业真正勃兴,还是在2005年阿里巴巴推出支付宝以后。支付宝与淘宝购物平台相得益彰,发展迅猛,市场前景迅即打开。腾讯随即推出财付通。背靠淘宝、腾讯两棵大树,支付宝和财付通以“免费”支付成为促成交易的“信用中介”,迅速吸引交易量,将其他竞争者远远甩在后面。

易观国际的市场调研数据显示,2009年,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市场份额分别达到52%和24.7%。到2010年底,支付宝用户数量达到5.6亿,超过工商银行,日交易量则高达25亿元。ChinaPay、快钱、环迅支付、易宝、首信易和网银在线,则以10%以下的份额列于第二梯队,其余支付企业的市场份额均小于0.1%。

第三方支付用户和交易量的迅猛增长,促使央行加快了设立监管制度的步伐。2005年6月,央行第一次发布了《支付清算组织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2009年4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09〕第7号》宣布对第三方支付企业进行登记备案。2010年6月,央行以2号令方式公布了《非金融企业支付服务办法》,为第三方支付行业定规。

2010年12月1日,央行再出台《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

人们最关注的,是央行2号令第十条对于行业准入的规定:申请人必须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依法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但申请企业的出资人则并无限外规定。至于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出资比例等,在央行2号令第九条规定“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

支付行业不在限制外资进入的行业之内,但为何2号令不明示对外资开放?

其实,在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曾讨论过外资股权比例,最初设定为50%,后认为可参照目前外资进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股权单一比例不超过20%,外资股东股份比例合计不超过25%的办法。但是,对外资开放比例最终未写进2号令。有业内人士分析,在WTO谈判时,中国未对支付清算市场明文承诺对外开放,至今VISA和银联之间关于如何开放银行卡支付市场的争议还在等待WTO的仲裁。虽然2号令未将银行卡支付结算业务纳入其中,但此时央行若直接认可第三方支付行业,外资可申请牌照,仍存在自相矛盾之处,这是央行2号令中未明示第三方支付行业如何对外资开放的深层次原因。

2011年春节至4月底之间,央行接受了32家支付企业的申报材料。最终只有5家企业首批未获牌照,只因材料交晚了,包括银联和中移动合资做手机支付的联动资源,以及银联旗下拥有市场份额占到5%的电子支付品牌Chinapay的上海银联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

27家获牌企业大多为互联网支付服务企业,如支付宝、财付通、快钱等市场份额总计超过90%的公司,也包括北京的三家预付卡企业;另外还有以刷卡收单为业务的支付企业。银联下共有五家“子公司”“孙公司”企业申请了牌照,因此被称为“银联系”,首次获牌的有四家。

发牌照之前,央行对所有获牌企业都提出了各种整改意见,包括资金管理等内容,但并未影响发牌。来自央行和拿牌企业的说法都印证了这点。

“我们感谢马云,沾了他的光。”一位电子支付公司总经理说,“第三方支付发牌是深化改革往前走了一步,是件好事,也显示了央行承担监管、规范行业的责任心。从获得牌照的名单来看,这个行业内的主要企业都获得许可证,都有事后追认性质。”

他进一步透露,在央行制定非经金融企业支付管理办法的过程中,与行业龙头支付宝的交流频密,很多规则的制定受其显著影响。

在央行2号令发布之际,监管当局内部有关人士曾告诉财新《新世纪》,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企业已做到此等规模,政府部门必然追认其合法地位,规范其发展。“动不动说有被关掉的风险,纯属危言耸听。”监管当局有关人士称。

马云的风险判断则与此完全不同。

假离婚变成真离婚

在协议控制的前提下,董事会同意支付宝股权调整,以获得支付牌照,但在股权调整完后,今年一季度,马云终止了协议控制

6月12日是星期日。凌晨1时,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接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兼主席马云从美国发来的短信。

早些时候,胡舒立如以往一样,把将于次日面市的财新《新世纪》周刊“财新观察”社论文章,发表在自己的财新网博客里。“马云为什么错了”这篇文章直陈,在未得股东和董事会授权的情况下转让支付宝股权,马云错在违背了支撑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其后果不可小视。

马云显然颇受触动。在之后与胡舒立长达两个小时的短信对话中,马云打破沉默,讲述此次在支付宝牌照审核及股权转移过程中的所思所感,最后,强调要“做回自己”,“给别人、给自己更好的交代”。

这个交代两天之后进一步兑现。6月14日下午,刚回国一天的马云,携支付宝CEO彭蕾、支付宝CFO井贤栋在杭州召开新闻发布会,面对100多位国内媒体记者。

在支付宝事件曝出整整一个月后,阿里巴巴管理团队第一次较为完整地叙述经过。

6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马云团队介绍,2009年7月24日,阿里巴巴董事会纪要明确授权管理层通过进行股权结构调整来合法获取支付牌照,“这是一个授权”。

授权以协议控制为前提,即调整股权后成立的支付宝内资公司只是持牌公司,与支付宝有关的实际收入、利润、技术和知识产权等,将通过一系列协议安排再转移至阿里巴巴集团。因此,阿里巴巴集团可以合并支付宝的报表,而雅虎可合并阿里巴巴集团的报表。

自新浪网2000年用协议控制安排赴美上市成功后,此举已成为国内外商限制准入行业公司海外上市的标准动作。正如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新浪微博上说,它“孕育了十几年来中国互联网每一个伟大公司”。

据井贤栋介绍,支付宝股权在协议控制结构下操作,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Alipay,转至马云和谢世煌全资拥有的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阿里巴巴)。

工商资料显示,转让分两次进行,一次在2009年6月1日,另一次发生在2010年8月6日,两次转让的总价约为3.3亿元。

按照井贤栋的说法,“这个转移价格是集团内部的资产转让”。他为在场记者画图演示了三者之间的关系:股权转让后,阿里巴巴集团通过与浙江阿里巴巴的协议控制,仍牢牢控制了支付宝的权益。

井贤栋说得并不错。支付宝从外资控股的阿里巴巴转出,转入内资的浙江阿里巴巴集团,并通过协议控制绑在一起,好比是夫妻名义离婚但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得跟夫妻一模一样,市场自然也把他们当作一家。

只不过,今年一季度的某个时候,马云单方面决定终止了协议控制。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

王婷 本文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作者:王姗姗 张宇哲 凌华薇 郭琼 王紫雾 郑斐 符燕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双性人24年异样人生:曾被扒裤子 父亲不堪压力自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