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内容提供平台十年难盈利

2010-05-17 04:54:39 来源: 北京商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电子书内容提供平台十年难盈利

商报记者 焦剑/漫画

业内分析:同质化严重、缺乏品牌制约发展

伴随国内数字出版越发红火,数字版权成为制约数字出版发展的“罪魁祸首”。在电子书阅读器得到爆发式增长的背后,更多企业已经把目光放到了数字出版正版内容建设上。然而不同于电子书市场的“老大哥”——亚马逊Kindle的“设备+内容”的盈利方式,国内电子书厂商却仅能在电子书设备上盈利。“未来的数字出版盈利点在内容”亚马逊公司CEO杰夫·贝佐斯断言。面对今后的发展,中国电子书厂商究竟有多长的路要走?

热火朝天

数字内容平台却难盈利

对于此次合作,中国文著协常务副总干事张洪波表示:“目前全国有580多家出版社,其所拥有的版权中只有20%是数字版权,很多数字版权还在作者和文化机构手中,还有一些虽然获得独家授权,但没有转授权。对于汉王这样的电子书阅读器厂商,不大容易辨别哪些数字版权真正有效。”

为此,经过近一年调研和筹备,文著协决定组建专业团队,正式成立数字版权认证中心,为数字出版企业提供数字版权认证服务,包括会员数字版权作品的授权许可、非会员的版权代理、版权认证、纠纷调处等。张洪波表示,与汉王科技成立的数字版权认证中心,将为电子书厂商、手机运营商、数字图书馆提供文字版权授权,为其版权良性运行提供保障与把关,并解决企业版权纠纷问题。

对于热火朝天的数字内容市场,汉王科技副总裁朱德永评价说,“大家其实都还在摸索中”。比如,目前有很多的传统出版集团宣称自己手里有大量的数字资源,但是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开始盈利,主要是因为大家都还在摸索盈利模式。

“我们现在其实是各做各的,各赚各的。”朱德永表示,公司为电子书内容下载建立了一个网络下载平台,并把定价权交付给内容资源商,下载费用则与资源商二八分成。运营商则收取正常的通信费用。朱德永说:“我们的平台就像商场的柜台一样,负责管理,提供下载,同时防止盗版。”

据朱德永介绍,汉王的网络下载平台已经开始有收入,尽管还没有盈利,但朱德永还是表现出对这个平台的信心。目前汉王相对其他企业而言已经拥有了三个有利条件:产品、渠道和品牌。他表示,比如去年公司销售电子阅读器达30万台,在此基础上,汉王初步建立了“预装+下载”的内容提供模式。

目前,汉王科技主要利润来源来自出售电子书,而朱德永坦言,公司一直希望能从出售数字内容上获得更多利润。

各自为战

分食数字出版市场

不久前,有位在电子书市场“闯荡”多年的图书版权采购人员无奈地向记者哭诉,“好书太难‘数字化’了”!

这位采购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每月给他安排收购的正版内容版权大约在300册图书以上,这就意味着一个月的时间内他要跑超过5家的出版社或报刊企业才能获取如此多的图书版权,“如果单单收购300册图书对我们来说并非难事,但问题是我们收购的图书都是出版了两年以上的滞销书,畅销书他们怎么也不会卖!没有畅销书的数字版权,就意味公司永远没法在数字内容上获取利润”。

而相比这位采购人员在采购过程中的无奈,一些出版商也在极力向拥有品牌的设备商推荐自己的图书版权。“一本书如果能多拓宽出一些销售渠道对我们来说也是打品牌的好事。”

“如今的数字出版市场是好的不卖,不好的倒贴也要卖。”数字出版界专家黄华无奈地说,“对于全国580多家出版社而言,大多是各自为战。有了好的畅销书,出版社首先想到的就是从纸质图书中赚取更多的利润,等到赚得盆满钵满时再考虑这本书的‘数字化’。而有些图书内容更是直接提供给拥有电子书阅读器业务的出版集团。这样,仅有的好书就被电子书厂商一点一点分食。而那些为了打品牌的出版社,甚至会将自己的图书版权免费提供给设备商提供下载,如此混乱的市场又怎么能盈利呢?而更可怕的是,一些设备商口头承诺的分成比例却无法得以真正的实现。”

内容缺失

国内迎来真正发展尚需10年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每年策划的新图书大约在30万种左右,为何如此多的图书内容不能保证电子书内容市场盈利?而在分成比例背后究竟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同质化内容过多,内容没有品牌是制约整个产业盈利的难题。”一家民营出版工作室负责人徐玉一针见血地说,“无论是传统出版还是数字出版要盈利必须看内容。但在国内市场,每年的图书品种有75%左右都是来自于教材或者课本,如果把这些刨掉,真正在市场中实现销售的也不足25%,这里面还有15%左右的专业出版,其中包括研究生或者本科以上的教材。真正留给大家所关注的大众出版的份额,只有10%不到。因此,在图书市场上,只要冒出一本引起读者关注而畅销的书,马上就会有书名相近或相似的图书出现,而被同类图书分食的市场根本赚不到多少钱。在数字出版商眼中,为了好的图书版权他们会花大量的资金去购买,对于一些跟风的作品,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些图书即便购买了版权也没人下载。因此,众多因素造成了内容市场混乱的现状”。

对于分成比例,一位国有出版社的负责人刘先生更是坦言不可信。据刘先生介绍,他曾把出版社旗下100本图书版权代理给国内一家电子书厂商,分成比例为4:6(设备商占40%,内容提供商占60%)。“而这100本图书一年才能给我们带来不到3万元的收益。现在设备商在电子书市场属于强势的一方,对于图书的下载量,我们根本无法查询到,只有按照人家说的标准来收取我们应得的利润。久而久之,我们也就不愿意再把自己的图书提供给这些厂商销售了。”

面对刘先生的指责,绝大多数的电子书厂商都觉得十分委屈,汉王一位负责电子书业务的人向记者表示,“给内容提供商的分成绝对是按照比例进行的。造成低收益的主要原因是这些图书没人下载”。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困扰内容平台盈利有两大难题:一、盗版内容充斥网络;二、没有好的品牌内容。“在平台销售图书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很多图书都比较难卖,一方面是绝大多数的用户都会选择盗版图书销售,另一方面就是内容平台上没有他们所必须要从平台下载看的图书。不同于哈伯·柯林斯和爱斯维尔等国际出版巨头,他们的图书无论是学术水平或是内容题材都是世界尖端的水平,很多读者购买亚马逊Kindle阅读器都是为了方便、快捷地看哈伯·柯林斯和爱斯维尔出版图书,而在国内暂时还没有一家出版社达到这样的高度。缺乏内容的吸引,绝大多数用户购买完电子书阅读器后更多选择下载的还是网上的盗版资源,我们对此也比较无奈。”

“国内的内容建设至少还要有10年的路要走,” 黄华表示,“在迅猛发展的数字出版市场中,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而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内容来源和读者对于内容的依赖性。”

容大于设备

未来数字出版盈利点在内容

与国外数字出版商相比,国内的数字出版市场确实仅算得上是新出生的“婴儿”,与前辈亚马逊Kindle相比,盈利模式成为了国内数字出版厂商最应该学习的东西。

杰夫·贝佐斯曾断言,未来电子书市场的盈利点就是内容下载。去年,销售达50万台的亚马逊Kindle通过和运营商Sprint的合作,在Amazon.com提供巨量的内容下载,包括30多万种图书、20多种杂志以及30多种报纸。其中畅销图书的电子版价格只需要9.9美元,比纸质图书更便宜,而出版更久一些的书的价格则只要3美元到6美元。不可忽略的是,相比50万台电子书阅读器带来的4亿销售额,内容提供商Sprint通过Amazon.com提供内容下载的销售额也多达1美元。而杰夫·贝佐斯表示,“我们将能从内容业务上获得丰厚回报”。

不难看出,亚马逊在不断推出新款Kindle阅读器时,也在为今后获取更多盈利做铺垫。“数字出版盈利模式的核心是电子书籍的销售而非阅读器本身,这一点从亚马逊坚持为苹果iPhone推出Kindle应用程序就能够看出。因为亚马逊归根到底还是靠‘卖书’来赚钱,不管是Kindle阅读器还是iPhone上的Kindle应用程序,只要能够多卖出书去,那就都是不能放弃的。”黄华表示,与国外电子书市场不同,国内最大的电子书阅读器厂商汉王现在仅拥有3万册正版图书版权,这比亚马逊提供的50万种图书相比还相差甚远。“国内电子书未来的市场就是卖内容、卖服务,光靠卖终端是无法支撑企业的高增长和高收益的。”

叶威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徐楠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销售高手:夺11冠帮同事挣百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