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富士康的敌人

2010-02-04 17:19:26 来源: FT中文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如果我有一颗导弹,我先把富士康给炸了,如果我有一把枪,我就把富士康的高管们给毙了。”

“富士康,你们就等着倒闭吧!”

“恶毒的资本主义我们就应该再来一次革命!”

这些诅咒,仿佛来自地狱深处,但却自由地存在于网络之中,某些人需要的或许就是这种声音。

一个工人的死,大有成为烧毁富士康帝国的导火索之势。

马向前,这个年轻生命的离去,当然会引起物伤其类的悲伤,这是人性的本能反应。人们渴望得到其死亡真相,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并希望死者家属获得应有的赔偿。

真相总是简单的,好像就躺在死者躺过的角落里。

但警方为何迟迟难以给出结论呢?猝死还是被杀死,双方都希望有一个明断。我不敢妄断,死者姐姐前后不同的说法,就是企图引导舆论达到使警方不敢下结论的目的,但显然这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相信这是警方不给说法的重要理由。

一个猝死的结论已经不能满足民众的心理需求,警方在踌躇。被杀死这种结论也难以轻易给出,如果可以,他们早就笑嘻嘻向全世界宣告了。

凶手是谁?动机何在?警方难以“做实”一个凶杀或虐待致死的事实。这是他们真正的难处。

真相有两种,一是自然存在的,一是在巨大压力下臆造的。某些时候,善良的人们宁可相信或者一定要相信一个臆造的真相。

事情本来并不复杂,如果我们相信政府并且政府也及时负起责任的话。事实是,公权力似乎在等待时机,不愿意这么轻易出场。在他们的意识里,人是单位的所有格,死在那里其聘用单位应该着急,并妥善处置。富士康自感无力说服死者家属,便表明渴望政府介入,期望由此得到一个公正的结论。而死者家属,一开始就不相信富士康观澜分厂华南培训部这个单位,在感觉无法指望政府给他们一个合乎情理的结论后,走上了媒体战之路。他们要借助舆论和民意,向富士康宣战。而且,要让其屈服。

被动员起来的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死者家属。已经有人指出,在这场站队运动中,政治正确就是:劳工神圣,弱者有理。

没有完美的企业,但媒体一直在塑造那样的偶像。与此同时,他们也需要制造敌人,寻找敌人,这是媒体的生存之道。总有一些媒体热衷于扮演裁判者的角色,他们不相信企业,凡是企业员工和企业发生纠纷,那就一定是企业的问题;他们也不相信政府,预先设定政府与企业是穿一条裤子的,只有自己能主持正义,拯救无辜的羔羊——那些总被伤害的员工。本应促进公众相信法律和司法的公器,反而制造着对整个社会的怀疑。

富士康为什么会成为敌人?有营销专家指出,根本原因在于它从不做广告,因而难以得到媒体的宠爱。这或许有一定道理,但在我看来,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人们误解了劳动的本义,把一个需要付出正常辛苦的行为诗意化,由此产生对企业的某种苛求。一些不能适应富士康准军事化管理、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人,通过口口相传或写文章披露,放大了企业压抑人性的一面。另外,一些带有猎奇眼光的记者,刻意渲染富士康的自杀他杀事件,臆想劳资冲突。再加上富士康老板低调的行事风格,他们对媒体的戒备与防范,使其领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外界以“紫禁城”加之于富士康园区便是最佳注脚。诸种合力,使其背上了“血汗工厂” 的恶名,一有事情,便陷入一场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难以自拔。

死者不是一个抽象的符号,他身上的地域属性被媒体凸显出来。这个河南小伙子在死后得到了家乡媒体的特别关照。河南《东方今报》记者撰写的报道倾向性异常明显,在两篇被广泛转载的报道里,信息源大都出自死者姐姐之口——忽而称警方认定是刑事案件,忽而称尚未最后确定。而且,行文里刻意制造富士康不得人心的氛围,大张旗鼓调查该省深圳务工者的生存状态,公开呼吁在深圳的河南籍打工者支持死者姐姐。这已经超出记者的伦理底线了:以主持正义的姿态,挑起地域斗争。他们自以为如此便能博取道德制高点。

这几乎是一种赤裸裸的政治要挟,挟所谓的民意以及可以大批量制造的民意,胁迫政府和企业低头,实现舆论霸权的利益诉求。这样的报道,被几十家网站转载,正好说明了媒体从业者职业操守和道德立场的真实状况。

民粹主义已经成功地制造了劳资对立。弱者似乎具有神圣感和道德赦免权。这是基于卢梭式平等观所生成的意识形态幻觉,也正演变成一种世界观。推倒重来的泼皮无赖式的流氓暴力主义基因,一有机会就会发飙,制造自己所需要的威慑力。

目下中国,因为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失效,人们似乎获得了某种狂欢的权力。经由舆论与民意的发酵,往往能触发政府的互动,从而获得审判个别人事的主导权。这被自由主义者视为政治进步的征兆,但他们忘记了,这种权力可以在几秒钟之内被剥夺殆尽,能给你的,也就可以全部拿走。这种互动蜜月,很快就会结束,最终必须由一方主宰。一个甲子中国社会的演变,并没有产生包容的品性,蛮横的力量总希望独霸公共权力和公共空间,他们不愿接受容纳一个社会的反对力量,所采取的措施无一不是逼迫其铤而走险。在这种政治传统下,智力分子只能沦为看客,也只有成为看客才保有安全。民心浮动,大众沦为哄客,比看客还要可怕。任何一个事情,都可以成为起哄的由头,经由不可控的神秘的传播,进而酿成事变。影响社会的正常进程。

另一方面,这种民意与舆论共振所取得的战果,极易使民心骄横,企图替代司法行政的革命心态蠢蠢欲动——实际上也就是无政府主义势力的崛起,这是中国最为可怕的迹象。在政府权力失效的地方,一定有形形色色的无政府主义者兴风作浪,这对国家当然不是福音,对民众又何尝不是灾难呢?这些势力煽动以民意取代司法行政,骨子里却是唯我独尊的法西斯主义逻辑。每一个看似光明的民意后面,都藏有一个或一批企图支配社会进程的准法西斯分子。能让这样的人反复出现的社会,注定还要经受更严峻的考验。

富士康希望诉诸法律,竟然被解读为缺乏人性,以势压人。但“大闹天宫”就能解决问题吗?在南方某个标榜民心至上的民粹主义网站,四小时点击数十万,一夜之间横扫互联网,不经过精心策划与运作,能做得到吗?所谓自主发帖赢得民心是一个可爱的谎言,既可表明自己的正义性,又可为网站做宣传,诱使更多的人前来控诉,提升人气。对未经证实的攻击性帖子的置顶做法,将其塑造成了全民上访接收站的角色,也变相孕育了一个需要花费删帖的揭黑产业链。

闹事,为的是闹出结果。已经有不良媒体散布厂家请求和解却被死者亲属拒绝的消息。这隐约透出要闹出好价钱的玄机。我已经隐约感到,已经有人把磨得尖利的牙齿对准了富士康,但这次他们没准会失望。

分别心让我们对离自己远的人执掌的企业很容易滋生不满。被污名化妖魔化了的富士康,胸前已经刺有猩红的A字,这个羞耻的标记似乎已经注定——人们对你的玩弄不过是一个惯性消遣,对一个“脏”企业,谁也不会在乎自己踩上去的脚有多重。悲剧的导演在幕后,在闪烁的屏幕后面。

富士康的敌人在哪里?套用一句时髦的句型:在我们每一个尚未文明的人的心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

飞翔 本文来源:FT中文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富人没说的赚钱真相最致命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