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碰碰车第20期:当民营视频网站遇上国家队

2010-01-12 22:13:18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网络电视台开播要动谁的奶酪

精彩观点:

张春晖:国家网络电视台不成立,不参与到这个游戏里面去,就意味着看不到政策,没有风向标,没有环境,没有氛围……它进来玩,尽管洗牌洗得很厉害,但是生态环境会重新建立,有什么样的政策,大家可以分享,只不过确实有门槛的分享,但毕竟大家能分享到,有秩序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它是好事。

张震阳:我说不是好事,觉得CCTV他们在传统电视领域里所享受到的特殊待遇会逐步逐步的照到互联网上面来。如果把传统电视台那套管制的方法和制度照搬到互联网上面来的话,一定会把这片马上全部给抹平了,而且现在看到他们正在这样子做。

林  军:今天讨论的很激烈,涉及到的话题比较宽泛,也是比较敏感的话题。先总结一下两位嘉宾的观点,第一,这个事情是大事件,它是否会成为这个产业或者格局新的变局,它是破局还是重新毁灭性的东西呢,我们目前讨论的结果还是认为它可能是一个破局之作,让以前的格局改变了,未来的格局会不会形成,有待于整个从业者、整个监管部门以及对这个领域有兴趣、有努力、有付出的人的共同努力。

全文实录:

林  军: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IT碰碰车节目。12月28号,传说已久的中国网络电视台由中央电视台推出,并且已经在28号开始开播。与此同时,湖南卫视整合了旗下的视频和相关资源,重新把金鹰网改成为芒果TV,也重新进入了网络电视台这个领域,也就是说在2009年岁末,几家电视台开始有组织、有序列的进入了网络视频这个领域,这个动作对中国刚刚兴起的网络视频业务有什么样的冲击?对现有的视频网站格局有没有新的变化?视频网站未来会有什么走向呢?我们今天讨论这个话题。跟我们一起讨论这个话题的依旧是两位老朋友,在我左边的是Sunny张春晖先生,右边的笨狸张震阳先生。这个事情还是很大的事情,名字也有一个很大的名字,叫中国网络电视台,基本上跟中央电视台并列,这样一个名字和这样的动作和这样传很长时间的行为,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一、中国网络电视台能否复制央视辉煌

张春晖:当然是个大事情,大事件,这是政府从国家的高度给了它一个地位,给了一个国字号的地位,作为国家媒体的一个象征对外发布。而这个对外发布跟传统的电视台又有很大不同层面的意义,因为是走互联网的,通过互联网就意味着什么?没有疆界,没有国界。以前要推一个电视台或者中央电视台新增一个频道,还是会受到传输范围的限制,比如要上卫星,卫星也有频段和覆盖率、覆盖的地区等等,走互联网没有,所以一个国字号加上中央电视台这样并列地位的国家网络电视台的地位,这个事情已经足够震撼了。

林  军:笨狸怎么看这件事情?

张震阳:我不是很看好这个事情,虽然国字号来头很大,而且背景也是非常雄厚的CCTV的背景,但是原来CCTV之所以能够雄霸天下,靠的也许并不仅仅是内容,其实观众也可以采取用脚投票,因为不像是电视台一样,一开就只有那些频道可以选择,互联网上就算看不了这个,被关掉了,还有很多新的东西可以看到,很难把互联网整个格局全部封闭起来。在这样的前提下,CCTV本身的权力优势可能并不会像传统电视台那么强烈。第二个,从内容的文化特性上来讲,走互联网很难把自己原先的一套东西覆盖到海外,因为在中国市场上重复把CCTV的东西转到互联网上,它的价值、意义不是太大,也许转到互联网上去的时候意味着你想把内容传播的覆盖面更广,但因为长久以来这种体制的原因导致这帮或者他们专业素质很强,但是已经有很多的条条框框限制了他们在内容上能够发挥的更好,能够去做国际化的接轨。也就是说国际化的接轨并不是一个体制,并不是一个形式,我把网站架起来,我向海外输出了,我向全世界得到了落地权,就能做到全球化,必须把内容全球化,使得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都能接纳。

林  军:刚才笨狸提了一个观点,这可能是全球化开始的过程,在这点上,Sunny怎么看?

张春晖:肯定是全球化,所谓国家网络电视台最主要的意义就是对外。

林  军:不叫中央网络电视台,叫中国网络电视台。

张春晖:对,从它的名字和它的动作,就是对外,为什么呢?因为对内来讲,全中国都能看得到中央电视台所有的频道,也有最大化的广电资源,如果增加什么节目,都不成问题,广告收入也是很强,所以在国内不需要通过网络来做什么事情,这叫做一石二鸟,所谓一石二鸟,第一,它推出来,就奠定了在国内网络视频生态环境里面,它出来重构,大家说它是巨无霸,走出来就是重构国内视频生态,结合前段时间整治视频的动作。

林  军:提供一个背景,这次在合作中有大量合作。

张春晖:对啊,整个生态环境都会被它重新的进行洗牌,重新洗了一次牌,结合前段时间视频牌照的政策,包括清理视频网站等等的动作,现在它出来重构新秩序。我们知道政府在国内对互联网发展的政策重来就是滞后的,因为互联网发展太快了,所以没有办法应对,但是我们从最近这些年里也看得到,政府在中国互联网秩序上的管理,包括内容的管理等等,包括舆论的监督等等,下了很大的血本,一定要去做的,所以央视的国家网络电视台,也就是重构秩序的其中重要一点,这是一点。第二点,刚才说一石二鸟的第二点就是面向海外,刚才笨狸说的也没有说,不是说简简单单把节目放到互联网,全世界人都能看,就能产生影响,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我们要看清楚,第一,有和没有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界限,比如说很早前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时候或者在海外发生很多事件的时候,对中国有歧视、有偏见的一些事情的时候,国外公众是通过什么东西了解中国的?没有啊,CNN说什么就是什么,BBC说什么就是什么,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没有话语权,我们没有窗口,我们没有任何的东西。后来慢慢多了一个凤凰卫视,凤凰卫视还是比较中立或者比较亲中的,大家通过凤凰卫视也可以了解一下,但问题是凤凰卫视在全球节目落地也并不是很完全,只是在某些地方,比如北美某些地方。换一个角度看,凤凰卫视在台湾地区的落地都审批了很长时间,央视好不容易有一些节目现在进了台湾地区,这些都是传播广播电视台所面临的监管、意识形态等等的问题,互联网不存在,所以有和没有已经出现很明显的差别,我现在有了,我现在可以不需要那么麻烦的政府与政府之间的交涉,商业什么之类的,我已经可以传播到全世界各地了,然后才是刚才笨狸讲的,我怎么样以后把内容做好。

林  军:Sunny刚才的观点是有比没有好,未来肯定会转到那一步。笨狸怎么看?认为路径实现会像Sunny说的那么简单和直接吗?

张震阳:这个路径实现从理论上讲是这样子的,但从实际的表现多看,从起点上面来看,已经是偏离了,比如说第一步,并不是加入到大家公平竞争,在同一个游戏规则里面做,先来清洗一遍,先把周围的摁住,你们先别动,我来试一试,这样的状态在非竞争或者不平衡对等的氛围里走不出一个很强大的内容,也就是说他们一开始缺乏的是强大力量的自信,认为我必须先把他们摁下来,这样我才能走出去,否则的话,就和其他的视频网站或其他电视台一样,CNN的网站中国人可以去看,美国人来看CCTV的,你们也可以来看,这样才是一种在对等的条件下去对抗、去冲突,去感化传播的力量。现在一个媒体缺乏自信也就意味着缺乏公信力,缺乏公信力说得再好也没有用。CCTV的起步就走歪了,一开始起步还是以权力来强势的推动自己的影响力或者把自己的发行渠道哗啦一下冲过去,这样子冲出来的品牌具有多大的公信力?

二、国家网络电视台开播福兮祸兮?

林  军:向前看的事情。除了我们向外输出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声音以外,还有一个很大对中国网络电视台出现很大的讨论,对整个行业特别是视频网站的整个影响会是什么样的?对这个问题,哪位先做一个立场的判断?首先国家网络电视台这个事情的开播,对民营的视频网站,是福是祸,两位的观点怎么样?笨狸先来。

张震阳: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林  军:Sunny的观点?

张春晖:我觉得还是好事。

林  军:已经对立起来了,谁先来说好和不好?

张春晖:我先来吧,先说好事。当然我们看到之前有很多所谓不好的事情,因为这是客观存在的,所谓不好的事情,国家已经实施了网络视频牌照制,要领牌才能去经营这些业务,没有牌,不好意思,关掉,这是我们看到之前这么多很不好的事情,我说好事可能很多人会反对我,但是我们要客观的看这件事情,这个事情肯定是要管制的,无论我们怎么样去看,不可能不管制。第一,是一定要管制的,要管制,牌照制,没有牌照的就会被关掉,这是客观事实。如果牌照制之后,比如国家网络电视台不成立,不参与到这个游戏里面去,就意味着我们看不到更多政策,它要进来,没有风向标,没有环境,没有氛围等等,它进来玩,尽管洗牌洗的很厉害,但是生态环境会重新建立,原来的环境是很乱的,什么都有,梳理一下,虽然也有偏激的一面,但毕竟梳理一遍,它自己出来玩,有什么样的政策,大家可以分享,只不过确实有门槛的分享,不是谁进来都能分享得到,但毕竟大家能分享到,有秩序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它是好事。

林  军:笨狸呢?说祸是怎么来的?

张震阳:我说不是好事,觉得CCTV他们在传统电视领域里所享受到的特殊待遇会逐步逐步的照到互联网上面来。

林  军:比如说什么?

张震阳:现在大家说CCTV并不是一枝独大,但不要忘记了,它们都是一个体系,它们都是属于台长可以控制的人。现在视频网站可以控制吗?控制不了吧,在控制不了的情况下怎么办?只能打击,打击到能控制为止,不打击的话肯定不给你控制,这是第一。第二,对于内容的审批来讲,传统电视台对内容的审批相对比较简单,因为一天播下来就是这么多节目,但是视频网站而言,它的节目肯定是海量的,特别是对于用户上传的视频社区或者教育类的社区,片很大,这些内容怎么去监管?第一,有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监管?比如现在最极端的例子,就像互联网的小网站,2007年9月份提出一个备案的申请,直到2009年3月份才被否决,整整等了两年,备案中心被否决了。如果是一个视频网站上传一个节目,被监管机构审批两年才审批下来,播出去还有任何意义吗?没有任何意义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把传统电视台那套管制的方法和制度照搬到互联网上面来的话,一定会把这片马上全部给抹平了,而且现在看到他们正在这样子做。

张春晖: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可以说刚刚建立的这种生态环境是一种倒退,但是我们从历史的角度讲,确实也是进步,我打个很简单的比方,传统的广播电视台里面,哪家公司可以拿一个频道下来?做一个电视台?把自己的内容,无论是娱乐还是什么,你能拿得到吗?不是登天,比登月还难,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可以了,互联网无论怎么洗牌,怎么建立秩序,还是有很多民营的企业建立了自己的网络视频网站,在生存着,传播着内容。

张震阳:我先打断一下,你这是把先前历史遗留的问题做一个结果,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民营的先有了,后来进来的又来整治,现在接下来它们还能不能存在。

张春晖:这就是要说的第二个话题,它进来洗牌了,前面民营的已经建立了一个现状在那里,已经造成了一种局面,不可能全盘推翻,所以建立了牌照制,牌照制什么意思?划门槛,但是无论怎么划门槛,这个门槛远远低于传统里面要获得一个电视台牌照的代价。

林  军:给它一个可能的机会。

张春晖:没错,发言权、舆论权等等,进行分享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刚才笨狸说的都正确,那是因为在中国的国情里面所说的事情,全部都正确,但是这些内容如果确实没了足够多的声音,在国内发布,互联网是通的,但是无论怎么样,我言归正传,国家网络电视台的成立,在国内对民营视频网站来讲,还是一件好事,虽然被清洗了很多,但好过没有,还是刚才那个观点,有和没有两码事。

林  军:Sunny的观点认为还是活着,可以召安。

张震阳:我觉得活着不容易,原来视频网站在市场上活着就挺艰难的,广告收入太低了,相比美国来讲可能是1%。

林  军:YouTube在美国活的也不好。

张震阳:但是至少还有10亿美金,我们这边有多少?1亿美金都没有。如果按照一个游戏规则,国家网络电视台开出来之后,有很好的广告资源,把背后投放在CCTV的广告,在网络上可以投,这样就形成了聚合的效应,也就是说逐步逐步在它制定的游戏规则下,大家参与游戏里面,你的广告流量会越来越少,因为都聚合到这边来了。

张春晖:但是在网络视频里面,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差异化。在传统广播电视里面,我们毫无选择,观众毫无选择,放什么听什么,放多少广告看多少广告,转台转来转去就是那个样,但在互联网上,视频和其他的应用体验是融合的。我们再以传统领域比较,中央电视台尽管很强势,但是湖南卫视这样一个地方台不也是找到一些发展的空间?可能在单频道对比,它不比央视差。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网络视频里面,这些民营的台或者地方电视台也会陆陆续续进来,包括凤凰卫视、湖南卫视等地方电视台,还包括酷6、优酷等等这些民营的视频网站,它们肯定能够找到融合的方式。央视原来的优势资源,可能广告资源等等还是强势媒体,但是在对公众的吸引力上,那是未必的,而且退一步讲,那么多地方台和民营企业搞的网络电视台或者视频网站,搞啥不好,非要搞新闻类吗?非要搞政府立场类的吗?好好搞生活娱乐,老百姓就是生活娱乐,多了解一些生活信息什么之类的,也可以的,生活百科类的,也可以。对于公众的知情权之类的,社会总是在进步嘛,我们现在的知情权比以前强太多了,我们有理由相信,还是需要一个过程,这是中国的国情,没办法。

林  军:笨狸怎么看这个观点?

张震阳:确确实实站在体系内,如果说有钱大家一起挣,像湖南卫视,是什么卫视都好,毕竟是同一个战线上,可以这样子发展。但是在网络视频这块,真的不是同一条线的。

林  军:以后有没有可能出现大家都是同一条线?

张震阳:也有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变成只不过是把传统的电视网搬到互联网上面来。

张春晖:不一定,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根本的区别,内容虽然都是照搬的,都是一样的,但是互动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对历史的一种推动,比如说我们在传统里面看广播电视台,我们看50年,你都没有办法对电视台产生什么样的情绪反馈,以前我们拿起电话就骂人,你骂了人之后别人知道你骂他吗?

张震阳:没错,这只不过是这一条体制本身的,但体制外民营的视频网站,将享受不到这个技术变革所带来的好处。

张春晖:我觉得国家要卡的还是意识形态的东西,体制外的企业或者电视台,从内容节目的融合下工夫做好,生存空间一样赞。我们肯定不因为央视成立了网络电视台,大家就哗啦,原来看凤凰、看湖南的转去看央视,我觉得不太现实。

三、民营视频网站能否正面对抗国家队

林  军:他提的还是有变化。后面一个问题也出来了,视频网站怎么办?有一个强大的对手,有一个掌握规则,掌握一定话语权的大家伙来了,甚至不止一个大家伙,湖南卫视也来了,这些广电的大家伙来了之后,现有的民营视频网站出路是什么?笨狸你觉得有哪些出路可以走?

张震阳:我觉得民营的视频网站可能真的是得避开网络电视台的模式,由网站组织内容来进行一对多的广播式媒体,尽量不要把自己定位在媒体这个敏感的点上,往后退还是有很多路子可以走的,比如在线教育、电子商务或者体育培训、模特,这些东西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不需要一定挤在视频媒体这个敏感点上,我觉得接下来最好避开网络电视台冲突的最好途径。

林  军:Sunny怎么看?

张春晖:我认同笨狸刚才说的这些,但是我有补充的意见,我觉得只要不触及色情和政治这个雷区,该干吗还干吗。

林  军:不要进雷区。

张春晖:不要进雷区就挺好的,而且我不相信像央视这样的网络电视台的出现会对现有的视频网站造成什么样的冲击,为什么呢?体制决定一切,它再怎么叫网络电视台,它还是国有体制。

林  军:它还是没有足够的活力。

张春晖:它再怎么多,效率也不高,它是最不灵活的。第二,像湖南卫视是很灵活的,相对于央视来讲,它也家大业大,也有不灵活的一面,我认为国家级所谓央视的网络电视台和地方台,以湖南卫视、凤凰卫视为代表的专业台,以民营企业为代表的,像酷6、优酷等视频网站,它们之间各有定位,各有受众,各有各精彩。

林  军:你认为网络电视台杀进来之后并没有把这个格局搞垮。

张春晖:不会,央视其实很简单,要的就是权威,它有绝对的权威和话语权,它要的就是这个地位和控制欲,其他的无所谓,你搞生活,该干吗就干吗,它还鼓励你搞。

林  军:笨狸怎么看?

张震阳: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敏感和致命的一点,是悬而未决的,对视频内容的审核问题。像我们的文字,像一篇博客,写一个什么东西,有关键字,用机器过滤出来,没有什么风险。但是一个视频很难找到这些东西。

林  军:如果按照Sunny说的观点,这个路径并不成功。

张震阳:对,如果内容审核起来,这些视频的内容要经过那么多的适合机关走的话,它已经缺乏生存的空间了。

张春晖:这个东西叫做与时俱进,或者技术上也有办法,技术上有什么办法呢?笨狸刚才说你不管我的节目,开播之前要经过审核,连续剧、电影,拍之前脚本都要审核,这是没有错的。大家不要忘了,电视台有大量直播节目,怎么审核?不一样道理吗?直播节目的审核比互联网还晚,它的审核方法是什么?延迟几十秒,深圳的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直播,延迟几十秒,只要前面那些嘉宾说错话了什么之类的,马上减掉了,放广告,这个审核是有办法的,网络电视台也是这样。

张震阳:但是问题是和电视台不一样的,它不是单一的信息流,它是非常海量的数据库,在单一视频流里面可以实时的监控,实时的抹掉,但一个海量数据库里面这样做是的,除非技术上可以解决掉,就像绿坝,把加菲猫都当成黄色的处理。

张春晖:从技术还是没问题的,一个视频内容无非分成三种东西,一个就是由每帧构成的图像,一个就是字幕,一个就是语音,无非就是这三种元素。字幕肯定没问题,关键字过滤,可以识别。语音识别更简单。现在关键就是图像,图像的识别也很简单,涉黄的、露三点的识别已经非常成熟了,当然不是说绿霸那种,那种绝对是不靠谱的。整体来讲,是解决问题了。至于你说是不是涉及到意识形态,更多从语音、语言和文字上也可以进行过滤,图像也还是可以审核,我相信这种监管,从技术的角度来讲,还并不是很大的问题。

林  军:认为还是可以管。

张春晖:还是可以管的。

张震阳:起码在今天还没有出现一套能够让相关部门满意的监管软件出来,还得人工审核。

张春晖:那也没有办法,人工审核就人工审核嘛。

林  军:共同决定视频网站的模型变化。

张震阳:必须得人工审核的话,假设必须走到这一步,这些海量数据库肯定消失,只剩下很少的节目。

张春晖:也不至于,我们应该这样来看,在国外的内容也分级制,难道不需要审核吗?也需要审核的,杂七杂八……

林  军:YouTube怎么做的?

张震阳:自己网站有审核,类似于像新浪微博一样,有一个专门的审核团队在后台,但问题是自我审核和相关部门的审核很多时候标准不一样,黄色的问题大家可以共识,但中国没有分级制。

张春晖:所以历史需要推动嘛,现在没有,造成事情了不就有了吗?现在没有标准,大家评这是不是三级、二级、一级,标准不就出来了?总是博弈的过程,肯定需要推动的。

张震阳:其实电影的分级制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讨论了,从技术上也好,从制度上也好,没有任何问题,但为什么不做呢?里面真的是涉及到很多很多意识形态。

张春晖:等年轻人们都当官了,都成为领导人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林  军:今天时间的关系,讨论的很激烈,涉及到的话题比较宽泛,也是比较敏感的话题。先总结一下两位嘉宾的观点,第一,这个事情是大事件,本身会带动整个视频行业大的格局变化,它是否会成为这个产业或者格局新的变局,还是由此产生新的局面,它是破局还是重新毁灭性的东西呢,我们目前讨论的结果还是认为它可能是一个破局之作,让以前的格局改变了,未来的格局会不会形成,有待于整个从业者、整个监管部门以及对这个领域有兴趣、有努力、有付出的人的共同努力。

古丰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逃票奇招!2名男子摞在一起变2.5米巨人逃票被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