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碰碰车第16期:帮中移动手机扫黄出谋划策

2009-12-16 02:45:13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IT碰碰车第16期:中移动如何为手机扫黄负责

精彩观点:

张震阳:我觉得运营商根本不应该负责任,它应该只为自己范围内的内容负责。我在互联网上开一个黄色网站,是不是电信来抓我?肯定不是,应该是公安来抓我。最好的例子就是去年的“很黄,很暴力”,电信会跳出来说我负责吗?把所有的IDC都关掉吗?

林  军:本期节目讨论比较热烈,大家对中国移动负责任的行为发表不同的观点和建议,我们认为中国移动对这件事情出来负责任,本身这个态度和精神可嘉,但是行为并不是特别妥当,我们认为中国移动本身在这件事情上暴露了它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中定位和决策上的某些先天不足,我们希望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们能更好的站在整个产业发展和国家的电信安全角度上,能够更好的均衡发展和持续进步。

全文实录:

林  军: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IT碰碰车节目。2009年11月29号,中国移动对外宣布从2009年11月30号开始,中国移动暂停所有WAP合作伙伴的计费通路,并由此拉开了斩断黄色手机服务的序幕,就是我们所说的手机扫黄。手机扫黄与之前轰轰烈烈的互联网扫黄运动有什么不同?中国移动为什么出此重手?中国移动该不该为手机扫黄这一事件负责?中国移动应该怎么负责?这件事情对整个产业链有什么影响?会带来什么机会?我们今天围绕这个问题讨论。今天跟我们讨论这个话题的依旧是两位老朋友,我左边的Sunny张春晖先生,和我右边的笨狸张震阳先生。

一、互联网扫黄和手机扫黄性质一样吗?

两位,手机扫黄这个事情跟互联网扫黄有什么同和不同?Sunny你先来。

张春晖:同的都是黄,不同的地方可能有很大的区别,我们先说一下这件事情是怎么来的,手机扫黄这个动作出来之前,我们已经在中央电视台看到了很多报道,很多学生的家长不断投诉这个学生有变化,后来发现手机上面有大量的色情图片、录像等等,学校里面也进行了传播,所以社会舆论非常厉害。回到刚才的问题,互联网上面也有很多所谓的涉黄,为什么跟手机就不一样了?比如一个家庭,你的小孩在上网,作为家长来讲,可以通过这么大的屏幕,很容易发现他在做什么,有没有黄,你可以监管得到,哪怕小孩不在,可以通过访问的历史记录、页面缓存等等看到他之前是不是有受涉黄信息的侵害。从技术上,中国电信等固网运营商一直提供绿色上网,你申请一下,小孩上网的时候那些色情网站就全部被封掉了,技术上以及实际视觉的监管上面没有问题,这是互联网所谓的现象和监管的效果。手机就不一样了,小孩躲在被窝里的时候或者他在上洗手间,或者他走在马路上,或者他在学校里的时候,你怎么监管?就算是你小孩坐在你旁边,你也不知道他笑啥,因为你根本看不见,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从视觉上完全无法监管。另一方面从技术上,互联网技术上可以这样监管,手机上为什么就不可以了?有很大不一样,互联网现在很多所谓的涉黄,一个是被封掉,就算不封,涉黄的目的是什么?要赚钱,无非要你付费,看图片要给钱,看视频要给钱等等,或者多看一点从广告里面收钱。但是互联网上收费,这些小孩没有支付能力,必须找家长,好像很多小孩玩游戏一样,要充值找家长,爸爸妈妈充一下值什么之类的,家长一看我为什么要帮你充值,你在玩什么,一看就知道了。手机呢?手机就没这回事,手机一摁,手机费扣掉了,手机费扣掉之后,家长帮你充的是手机费,他不知道是什么环节,他可以说我打电话打多了,就算是账单出来,人家也不会写着这是黄一级收费、黄二级收费、黄三级收费。互联网涉黄监管和效果,和手机涉黄技术上的监管完全是天壤之别。我们总结一句话,手机上的涉黄比互联网上的涉黄更具有隐蔽性和更大的危害性、传播性,应该这么定位。

林  军:笨狸怎么看手机扫黄与互联网扫黄的同与不同?

张震阳:其实在我看到,包括现实社会的互联网扫黄和手机扫黄性质上是完全一致的,表现形式上当然有不同,但是这个不同我不认为在手机上就更加麻烦,我认为更加麻烦的可能是现实,比如他跑到一个录像厅里面去看黄色录像,谁也不知道他干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5块钱的门票,作为小孩子的零花钱来讲,太正常了。我觉得在这个状况下,最重要的是砍掉源头或者屏蔽源头,比如没有黄色录像厅,他就没有渠道。在手机网上这样的源头,其实比较容易砍断,比互联网更容易,为什么?我记得去年CCTV在播“很黄,很暴力”的时候,那个话题说出来,突然弹出一个窗口吓了他一跳,他本来上的是儿童社区或者找学习资料的网站,但是弹出“很黄,很暴力”。手机上现在还没有弹出“很黄,很暴力”,都是手机的操作者自己去寻找的收费引擎也好、朋友介绍也好,偶然从一些社区网站里面看到一些广告也好,都是主动去寻找的。也就是说在手机网站上,从技术监控或者斩断来源,其实是更容易的。还是一个老话题,扫黄这个事情是长期的社会工程,不断从现实也好、互联网也好、手机也好,都是教育和父母束缚的提升,包括对孩子怎么样的培养,怎么样日常的熏陶,长期的结果,这是必经阶段。但是从性质上面和模式上面来说,我不觉得它们有天壤的分别,它们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必须得找到源头或者屏蔽源头,我现在如果开一个黄色录像厅,下场大家都知道,肯定被抓。在互联网上开一个黄色网站,如果是在国内开,80%会被抓,哪怕把服务器放到国外去,比如拿一张充值卡,事实上也可以在互联网上充,现在互联网上可以直接买一张神州行的充值卡,网上一充就可以看了,不需要神州行充值卡一直充在手机上,这些第三方支付使得手机支付和互联网支付并没有太大的鸿沟,只是直接缴费还是买一个卡往里面充,买卡往里面充也是手机消费的正常行为,我们不知道孩子买一张充值卡是充在手机里面还是互联网里面,就知道50块钱话费没了,所以互联网和手机这块的差别是非常微小的,性质上完全一样的。

二、手机涉黄谁应该负最大的责任?

林  军:刚才两位已经对同和不同讨论了,小结是这样的,手机扫黄比互联网的黄相比,隐蔽性更强,危害更大,但是手机扫黄和互联网扫黄都一样,都是社会渐进的过程,需要系统工程治理。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有看到系统工程,我们看到重要的玩家出来承担责任,中国移动,中国移动出来说以它的实际行动表示这件事情它来负责。我们关心的话题,它该怎么负责?它负哪些责任?哪些责任该负?哪些责任不该负?Sunny你先来。

张春晖:中国几亿手机用户,你占了百分之九十几,你不负责任谁负责任?该负责任,但是也挺委屈,为什么?毕竟它是一个运营商,它提供的是接入服务为主,这些内容的服务是在它的管理范围内,但不是它自己提供这种内容服务,要负的责应该是有限的,但是因为现在中国用户大部分都是它的,所以它跑不了。

林  军:笨狸呢?你觉得该负责任还是不该负责任?

张震阳:我觉得运营商根本不应该负责任,它应该只为自己范围内的内容负责,比如前几年已经有SP因为涉黄,还抓了人,那个情况很正常,那个业务本身在移动梦网里面,梦网体系里面发生的黄色肯定要负责,马上申请司法机关进入,把带头的人抓了。现在里面并没有任何涉黄内容,现在负责要把基本通道掐掉,而且提出投入1亿元为这个事情买单,为以后的扫黄买单。我不知道它能够干什么,把这一条链条砍断之后,是不是中了敌人的奸计,扶持了其他的产业发展,因为这样一来,你说头痛,他在医脚,黄色网站的存在和计费的链条有关系,肯定有关系,但这个关系并不是唯一的、必然的,砍掉这个黄色链条,那些黄色网站还在那里,为什么?因为还是有其他的计费通道去计费,不仅仅是通过WAP的计费是唯一的。刚才说充值卡,是不是也把充值卡砍了?移动点卡不销售了,销售的点卡有可能被人拿去在黄色网站上充值消费,这样依然助长了黄色网站,如果愿意把全部的WAP计费都砍掉的话,我建议中国移动下一步最好把所有的点卡销售回收,第三步在第三方销售的任何一个话费赠送等营销手段完全可以收回来,只剩下一个按时长计费的业务,如果对这个事情负责,只能走到这一步,才能真正负责任。

林  军:但是还应该把手机搜索这块……

张春晖:对,不是出昏招把所有的WAP计费等等全部屏蔽掉,这样屏蔽的话就像刚才笨狸说的,能解决什么问题吗?解决不了,买点卡一样充。头痛医脚,本末倒置,没有任何的意义。应该是什么?这是一个工程,是一个系统工程,你出来承担这个系统工程里面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一部分,就尽到全责了,其他还有很多部门,比如公安要不要承担责任?该抓的本来就要抓,只不过现在人手不够。提供服务器的,服务器不一定放在移动,有可能放在联通、电信甚至铁通,放在自己家里,你该不该负责任?搜索引擎要不要负责任?为什么互联网查不到,这里就查得到?那边不提供,这边提供,该不该负责任?当然要负责任。工商要不要负责任?起码十几二十个部门要负责任,为什么偏偏中国移动跳出来说我负责任,傻嘛。

林  军:笨狸,还是围绕春晖刚才说的手机搜索和电脑PC上的搜索不同。

张震阳:我首先表态一下,我完全不同意刚才春晖对搜索引擎的这种态度,等一下有话要说,之所以搜索引擎在手机上搜得到那么多黄色内容,因为这些网站是以WAP形态存在的,作为WAP形态存在的网站关键词肯定能被搜索引擎搜到,因为PC上的搜索并没有对WAP标准的页面进行索引,所以就检索不到。为什么会这样的区别?一个是有国家的相关政策进行过滤之外,第二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我刚才要讲的,起码在中国境内的互联网上,对于黄色网站的打击是真实的,对源头的打击是实际性的,比如有抓人、扫荡。但是手机WAP的黄色网站没有人动过它,还在那里。这不光是搜索引擎的事情,搜索引擎不应该为任何搜索结果负责,只是搜到现在有的东西,这些东西存在这里,应该负责的是谁?是司法机关,和其他任何关系都没有,因为社会分工早就已经分工好,违反了法律,谁应该监督?我开一个妓院,是不是城管来抓我?肯定不是,肯定还是公安抓我。我在互联网上开一个黄色网站,是不是电信来抓我?肯定不是,或是公安来抓我。本来这个事情的源头就应该是司法机关为这个事情负责,不是运营商。举个例子,最好的例子就是去年的“很黄,很暴力”,电信跳出来说我负责吗?我把所有的IDC都关掉。引申到刚刚看到的一个话题,制定一个关于侵权的法规,里面就有一条,如果在互联网一个网站上出现一个对人身攻击的帖子,这个IDC知道之后没有采取相应的行动,将会和发帖的人有连带责任,我觉得这是很不合理的,本来应该抓的就是发布的人,至于这个服务器、这个IDC、这个网络,如果全部要连带,连带到最后,只能连带到工信部。

张震阳:我还是坚持原来的观点,其他的相关链条不能一棒子打上连带责任,因为如果这样的连带责任,这条链条引申到最终就是无解了。只能按照原来的社会分工,比如有法律规定的,就按照法律规定来做,毕竟现在法律没有规定到搜索引擎不应该搜到敏感词之类的东西,而且我也认为像刚才说的,互联网上这一套屏蔽机制是及其愚昧的一种做法。

张春晖: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绝对是系统工程。

古丰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逃票奇招!2名男子摞在一起变2.5米巨人逃票被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