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28家公司 暴富后的苦日子

2009-11-19 12:49:37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身价一夜之间飙升至数亿元的创业板新贵们根本来不及庆祝

立思辰的高管们甚至在听到过会的消息后仅仅高兴了一秒钟

28家公司的管理团队,有的跑去上课,有的开始沉思,有的变得茫然

让他们担忧的不是个人身家的暴涨暴跌,而是刚刚开始的苦日子

管理难题、扩张隐患、文化平移、商业创新、财富心态

他们的公司已经驶入不能折返的高速路,要力保不低于最低限速


从“家企业”到“公众公司” 创业者易,企业家苦

这些刚刚因资本的力量而成为“明星”的新一代企业家们,还没来得及完全准备好,就被推到了镁光灯之下。上市带来了个人财富和公司资金的急遽增加,同时也带来不得不面对的麻烦事。从成功的“创业家”走到真正的“企业家”,这条路还很漫长。

采访·撰文/蒋毅坤   潘青山   齐鹏   刘扬   张珂(实习生)

“只是睡了个午觉,身价就缩水了一个亿。”刚刚登陆创业板的某公司老总笑着对记者说:“富豪没当好,倒是天天受折磨。”

自从创业板开市交易以来,28家首批上市的公司股价就始终在剧烈波动,在首日的疯狂暴涨之后开始持续大跌,20多万散户被套其中,套牢资金更高达300多亿元。截至11月11日收盘,大部分个股均徘徊在盈亏临界线的边缘,17只股票跌破上市首日开盘价。即使是知名度最高的“明星”公司——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300027.SZ,华谊兄弟),在上市后也竟然连续拉出8连阴,从最高91.8元下跌至最低53.38元,董事长王忠军减少了5.96亿元的账面财富。

当人们开始质疑创业板的投资价值时,大部分人忽略了这些新晋公众公司的基本面。《数字商业时代》对226位投资者的调查统计表明,完全不了解创业板公司情况的比例高达20%,非常了解的还不到7%。

在创业板的剧烈波动中,公司老板们也倍受煎熬。折磨他们的并不是一时之间的身价缩水,而是公司所面临的巨大考验。在与全部28家公司的接触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些考验主要集中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产能瓶颈的突破以及企业文化和商业模式的复制上。

与被“利好”、“消息”频频影响的A股市场不同,创业板公司未来的股价变化,从根本上取决于这些仍显稚嫩的公司领导人所进行的变革及其成效。在本刊的前述调查中,绝大部分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这些老板:65.2%的受调查者表示担心大股东(家族)和VC套现退出,19.1%的人表示关注公司高管团队是否稳定。

突然“暴富”的创业者在瞬间背上了包袱,自由式发展突然有了“最低限速”,为了公司持续发展所做的创新和变革,将决定这些公司今后的成长空间和投资价值。

他们必须迅速从成功的“创业者”变成真正的“企业家”。

上市了 管理难做了  钱多了 风险增加了

舒先生已经很累了,他想闭上眼休息一会儿,但是隔几分钟就响起的电话铃声让他无法如愿。舒先生现在是上海佳豪船舶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300008.SZ,上海佳豪)的证券事务代表,公司在创业板上市后,他淹没在了全国各地记者的来电中。

一个多月以前,舒先生还是这家公司的技术部经理助理,然而,创业板却把他推到了证券事务代表的位置上。从事船舶设计的他早就习惯了加班,但是这段时间的加班,让他感觉到已经疲劳到了极点。“毫不夸张地说,我这一个多月没有一天睡好过,做梦都在学习证券事务的相关知识。”

舒先生很希望能歇几天,但这只能是个奢望。类似的事情,几乎发生在所有刚刚登上创业板的企业管理人员身上,他们正努力适应着这扑面而来的一切。

“创业板对这些正处于成长期的企业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和支持,当然,在带来融资渠道和品牌快速增长的同时,也会带来管理、文化、人才等各方面挑战。”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晏小平认为,这些创业家们必须走过这个阶段,才能成为真正的“企业家”。

上海网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017.SZ,网宿科技)以从事CDN和IDC服务为主,尽管是首批登陆创业板的公司之一,但处于行业第二。身处这个市场规模不大且竞争充分的行业,董事长刘成彦和CEO彭清在上市后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早日当上“老大”。

要想顺利当上“老大”,人才结构进行战略性调整是必不可少的。刘成彦需要找一个相对平和的方式:“老团队的人可以继续在公司干,不一定要下去,可以有很多方法调整。”他希望“杯酒释兵权”后,能在财务、HR这些关键部门“空降”一些高级人才,提升公司的管理水平。

不过,刘成彦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解决好这个问题。尽管他被晏小平看作是最接近“企业家”的创业者之一,但要想彻底解决“人”的因素,依然是最困难的。

“这些创业者们基本上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技术能力和学识都是没问题的。重点是看他们下一步如何做。”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所长程文卫认为,身价高高在上的高管们,是否还能有当初创业时的激情,是否还有继续做大、做强的梦想,将决定公司的未来发展能力。

事实上,上市以后如何发展,很多时候只能是自己摸索,前方到底是鲜花、掌声还是万丈深渊,并没有人知道。

不少企业上市融资后的第一个做法就是“买房购地”,尽管这都是以“扩大产能”的名义进行的。特锐德募集的第一笔资金,就是用于支付购买土地的价款。这家曾被媒体称为“居无定所”的企业,计划投资5亿元打造占地面积约117.5亩的研发大楼和生产基地。董事长于德翔说,建成后的12层的新大楼,“将会非常气派”。项目建成后,特锐德的设计产能将达到4540标准台,相当于现有设计产能的5倍。

从创业板公司的资金流向中,很容易看到这股“扩大产能”的风气。深圳市华测检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300012.SZ,华测检测)已经用募集来的资金在江苏苏州买了一块地,修建自己的华东检测基地,桃花源检测基地也在建设之中,年均产能增长率预计为20%左右;以研发、生产和销售新药为主的重庆莱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300006.SZ,莱美药业)所募集的资金将主要投向抗感染及特色专科用药产业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总投资额为1.44亿元。

毫无疑问,产能不足是制约这些高新技术公司快速发展的瓶颈之一,不过,产能扩张过快带来的风险也与之成正比。以北京立思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010.SZ,立思辰)为例,由于已经计划在两年内开19家分公司,对于这家办公信息系统外包服务提供商来说,当前面临的最核心问题就是在快速扩张中出现的组织文化挑战,这被CEO商华忠认为是自己的“心头大患”。

经验不足  准备不够

郑晓蔷正忙着回复一家家媒体的问题,她负责特锐德的公关。半个小时前,特锐德董秘杜波把一长串媒体的联系方式推给了她,“你去和他们沟通采访吧。”

尽管对着这一堆名单郑晓蔷自己也是头皮发麻,不过她倒是对这位撂了挑子的董秘充满理解:“他是实在受不了了!。”杜波5个月前走马上任董秘一职,之前是公司财务人员。高密度的媒体采访,对他来说确实是个挑战。“上市几天来,天天晚上加班,中午吃饭也仅有一小时。”

实际上,与主板上市公司往往准备数年才去IPO不同,创业板公司的准备工作都偏短。特锐德从决定上市到正式上市仅有11个月的时间。2008年10月,特锐德开始筹备上市工作,2009年7月31日被正式受理。

这样匆匆忙忙赶着上市的企业,在首批上市公司中并不少见。在由“家企业”突然变成“公众公司”时,就显露出人才和管理上的不足,以及同外界沟通时的稚嫩与懵懂。甚至有上市公司董秘“教育”记者:“你们媒体应该报道我们想说的事情,不该盯着我们不愿纠缠的事情去报道。”

大量而快速的“补课”学习,成为一条最有效的途径。记者与南方风机股份有限公司(300004.SZ,南方风机)联系采访时得知,上市前后该公司的董秘和证券事务代表都在西安学习相关的证券知识;武汉中元华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018.SZ,中元华电)董秘陈志武也告知记者,现在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与主动学习的公司相比,有些公司连专业人员都还没有配置到位。北京北陆药业股份有限公司(300016.SZ,北陆药业)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对证券事务代表的职务还没明确,有可能就是他自己,“但现在我的名头只是董秘办工作人员。”

华测检测是创业板中为数不多的提前两年就开始上市准备的公司。华测检测董秘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两年前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家公司,一直在做与上市有关的准备工作。“今年7月,我们为了更适合登陆创业板,还专门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上做了修改,把公司的高成长性做了突出描写。”然而,即使是这样有备而来的上市公司,对媒体也毫无章法。“我们的媒介部门正在组建中,接受不了采访。”这是华测检测前台的拒访话语。

比较而言,探路者最为注重品牌建设。这家成立于1999年的户外运动品牌,2009年初聘请了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以登山家的身份来代言,而且不管是探路者十周年庆典还是上市答谢晚宴,都聘请了专业的公关公司为之服务。“目前与公关公司的合作是按项目走,明年可能会走全案服务。”一位探路者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

即使借助了专业的“外脑”来对待媒体,探路者依然难以轻松应对媒体的追问。采访中被记者的问题“急”出一身汗的,除了董事长盛发强外,还有同时接受采访的财务总监张成和董秘范勇建。这并不是三人第一次集体面对媒体,但是很显然,他们还不太适应面对这些“刁钻”的记者。

市场变大了,人才短缺了

“从一家民营企业到一家上市公司,就好像是一个人从山下爬到了山上,看到的风景是截然不同的。但方向也更加明确了,目标也更加具体了。”安徽安科生物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009.SZ,安科生物)董秘李星告诉记者,10月31日公司开了一次有关未来战略发展的研讨会,“如何把募集资金转变为企业二次发展的助推器,如何把这些资金尽快变成利润回馈投资者,是这次大讨论上的主要议题。”

走上资本市场的同时,也给这些公司带来了原来没有的实惠。比如甘肃大禹节水股份有限公司(300021.SZ,大禹节水),“上市之后,员工们的积极性受到了很大激发,干劲也更足了。”董秘王东敏说。不仅如此,上市还增加了公司的无形资产,知名度也有很大提高。“以前招标方会质疑公司资质,而现在大大不同了。提起大禹节水,大家就知道是上市公司,所以更具优势。”虽然王东敏不是业务人员,但也感觉到现在拿订单比以前更容易了。“这两天,公司很快就从内蒙拿回了一个大单子。”

有了钱、有了机会之后,这些创业者们不约而同地把人才引进和团队建设放在了第一位。招揽新人才、留住已有人才,把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成为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上市以后,公司最大的挑战就是人才。”杜波说为了留住人才,特锐德准备让公司内50%的员工(不含高管)以期权的方式持有公司20%的股份。不过,对于公司期权发放后,后续引进的高级人才如何激励,则没什么计划。

有一些企业家开始从自己的软肋下手。比如探路者,创业之初是典型的家族控股,现正尝试着“去家族化”,职业经理人已逐步引入到公司肌体中,目前财务总监张成、资深营销副总冯铁林、董秘范勇建这样的外来者正在逐渐掌握实权。盛发强说探路者在管理层面上进行的职业化改革自2004年就开始了。

还有一些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往往是四处请教而请教无门,最后自己摸索出独有的发展之路。华测检测董秘陈砚在外地频繁进行大规模招聘时,就想到了通过与一些大学进行合作,以培养或者共同开发的方式,在较长一段时间内解决了企业的人才问题。

从“创业者”到“企业家”

虽然各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已经为人们所关注和熟知,但是企业下一步将走向何方,决定性因素依然是人,尤其是高管们的心态和行为。有专家表示,对于创业板上市公司,最大的风险就是这些创业者本身。

联想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刘泽辉说,联想投资在选择投资项目时,除了看公司所处行业这个“势为先”原则外,还有就是“人为重”:“企业领导人的道德品质、素质很关键,即便他非常能干,但是在别的方面有缺陷,也不是我们的理想选择对象。”

“创业板的企业资产比较轻,这种企业价值依托于管理层,所以管理层对公司的影响力很大。”东方富海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陈玮如此表述。就像探路者描述盛发强为“灵魂人物”一样,创始人往往是一个公司的灵魂所在,这些创始人个人的心态变化,将有可能决定企业未来,“比如说当他对这个公司没有足够的信心的时候,就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中心总经理程文卫说,“创业板上市公司,大部分是民营企业,钱如何用,资金的投向是否合理,减持套现的财富冲动是否强烈,大部分都取决于创业者个人。”据说,华谊兄弟的“主心骨”冯小刚导演,对于短短几天身价跌去上千万元的账面财富“非常关心,每天都会盯一盯K线图”。

资金的投向是否合理,在企业经营的成绩没出来之前难以判断,但是高管减持的冲动是否强烈,却往往决定了企业的寿命长短,这是企业能走多远的核心。

特锐德某高管在和记者通电话时,曾经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将来可以卖股票了,就去弄点钱出来,改善生活。”尽管是玩笑,但这背后却反映出某种普遍存在的“财富变现渴望”。上市暴富,还能有多少激情?“假如一些创业者觉得压力太大,享受不到创业的乐趣了,就会选择抛售股份退出。”盛景商业研究院院长彭志强说。

程文卫也持有同样的观点:“未来企业的发展,需要看这些‘创业者’能否很快成长为新一代‘企业家’,关键是能否尽快培养出‘企业家精神’,能否有把企业从小做到大的梦想和坚持。”

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晏小平则准备在11月份组织一个研讨会。“这是我们的惯例。”据悉,即将在湖南长沙召开的研讨会上,达晨投资的几家登上创业板的老板,会集体交流和学习。在VC圈里,这种模式的聚会现在并不少见,“让他们之间有一个互相交流、互相学习的平台,我们希望这些企业做强、做大。”

这番话,代表了所有关注创业者未来的人的心声。

飞翔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