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碰碰车第四期:中国式创业因李开复而不同?

2009-09-16 01:31:54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IT碰碰车第四期:中国式创业因李开复而不同?     >>>查看更多

网易科技讯 9月16日消息,谷歌中国近日宣布李开复的离职,谷歌中国的李开复时代,就此画上句号。李开复离职引起社会大众和业界精英的共同关注,李开复在职时的功与过、其离职对谷歌中国的影响、创新工场的华丽亮相再度被放置到全国媒体的聚光灯下。《IT碰碰车》第四期就上述问题展开讨论。

《IT碰碰车》是网易科技全新策划推出的一档IT新闻评论视频栏目,嘉宾阵容由中国互联网三位老兵林军、张春晖和张震阳组合而成,将定期解读中国乃至全球最新重磅IT新闻资讯,透视事件背后的商业逻辑,讲述新闻背后的真实故事,还原新闻事件的真相与本质。

精彩观点摘录:

张震阳:李开复可能更愿意做能够造福于人类的产品和工具,但是在Google这四年中,他很多精力和时间都浪费在和政府的沟通、和政策的博弈上,他的内心和直觉是有所冲突的,他会选择主动离开。另一方面,他发现Google中国要在现在的份额上再进一步是比较困难的,甚至说要做到打败百度,成为中国第一,可能在他来讲是不可能的,所以他选择自己先退下来。

张春晖:李开复做过的事情对帮助Google进入中国已经功不可没,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你让他这样往下再走四年只会有所好转,但不可能起到天翻地覆或者很大的飞跃,这个时候他挪开一个位置或许对整件事情会有一个正面的促进作用。

林军:李开复在Google中国基本是按照创始人的角色去创建这个公司,特别是他在和美国的沟通花了很多精力,包他甚至已经成为Google中国的leader,这个leader离去,应该对整个Google中国有很大影响。

张震阳: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土地上,孵化器这种模式还没有成功过。李开复作为一个跨国大公司的CEO,绝对是够资格的,但是他若作为一个草根创业的项目管理人士,我现在还看不到这种成功的案例。

本期文字实录:

林军: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IT碰碰车节目。9月4号,李开复对外宣称他将离开Google中国,两天之后,他向世人宣布了他的创业计划,一家以孵化器+天使投资为主体的创新工场公司在他手上诞生,这家公司目前得到了中经合刘总、联想的柳传志先生、富士康的郭台铭以及新东方俞敏洪的支持,这家基金目前的募资额是8个亿,也就是说李开复在很短的时间内募集到8个亿资金,从一个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人转成一个天使投资人的转变,这个转变成为当下互联网乃至于整个社会最关注的热点新闻之一,本期的话题邀请两位老朋友一起来讨论关于李开复的华丽转身。坐在我左边的是张春晖先生,坐在我右边的是张震阳先生。

一、李开复离职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离开?

林军:李开复的离开,有人说是意料之中,有人说是情理之外,我个人跟开复认识大概在11年前,李开复第一次来到微软,在中国创建微软研究院的时候,当时我有幸去采访他,他离开中国的最后一次访问也有幸留给了我跟他沟通。若干年之后,当他回到中国之后,我给他写邮件,他很惊讶,我们重新认识,以至于他回头跟我们讲起来当时一些细节的时候,我们都感觉到很温馨。开复给我们的感觉,很感性,能力很全面,社会责任感很强,对大学生和中国创新的呼吁和推动也很强,这样一个人,他具有很强的社会影响力,所以他这个人的离开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很重要问的问题,他的离开到底是主动离开的行为还是被动离开的行为?我们请笨狸,你的观点是认为他主动离开还是被动离开?

张震阳:我认为他这次离开应该算是比较主动的,这里面有几个原因:首先李开复是一个技术出身的工程师角色,从他本人来说,他可能更愿意做更多能够造福于人类的产品和工具,或者说把这个搜索引擎打造的更好、更酷,在这个平台上诞生创新性的东西出来,这可能是他从这种出身所诞生的愿望,但是在Google这四年中,他很多精力和时间都浪费在和政府的沟通、和政策的博弈上,这块来讲,他的内心和直觉是有所冲突的,他会在这个层面上选择主动离开。第二个方面,我认为在市场的感觉上,他发现了两个,一个从内部来讲,Google中国要在现在的份额上再进一步是比较困难的,他已经把他的力量尽力让Google中国做到最好,在这个基础上,他发现接下来他能再进一步的是1%、2%,再也没有办法做到10%、20%、30%这么一种很激进的进步,甚至说要做到打败百度,成为中国第一,可能在他来讲是不可能的,所以他选择自己先退下来。第三个方面是他发现中国现在是一个创新的好机会,也就是说有很多项目有待于发觉,虽然Google本身有鼓励内部创业和扶持一些创新项目的传统,但毕竟是内部的,对于社会上,对于众多大学生,提交给他的概念上,他可能发现有很多很多机会本来是可以促成的,但因为他自己困于Google内部,所以他没有办法帮助更多中国年轻人做这种事情,在这个基础上他觉得,他既然没有办法帮助Google做得更好,但是他有机会帮助中国的创业者做得更好,这两项选择之下,他选择能贡献自己最大力量的那块。还有第四个,基于自己年龄上的考虑,因为他毕竟已经48了,在这个年纪上再做一任,可能50多,可能真的退休,自己选择退隐。而在这个位置上退下来,也许他心有不甘,也许他想着选择人生再灿烂一次,所以从这几个层面来讲,他是主动采取离开的方式。

林军:我有幸跟开复通了一个小时的电话,谈到关于他的主动和被动,当时大家可能更多关注三个时间点,开复也提到三个时间点,他提到三个时间点,他认为我们提到98年、05年和09年,从98年这个时间点,他认为那个时间点是中国互联网商业开始,他正好回到中国,他说看到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在05年的时候百度上市,中国互联网开始有一拨上市公司的存在,这时候他认为互联网的发展空间有些商业应用开始成熟,比如搜索、社区的应用开始成熟,在09年他认为中国互联网的机会在于移动互联网,在于电子商务,以及他现在提到比较多的云计算,从这个角度来说,从时间划分上看上去李开复是主动选择,他觉得机会到了。Sunny,你怎么看?你认为是主动还是被动?

张春晖:最近台湾出了一件事情,台湾所谓的“内阁集体请辞”,“行政院长”刘兆玄请辞,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给他的评价是很高的,刘兆玄前面承受了这么多压力,特别是8月8号台湾水灾之后,他的压力更大,他老早就决定辞职了,6月份他就提出辞职,但是因为发生水灾之后,这个人埋头苦干,闷声不响,先把重建工作理了一遍,做了11天,有了一些成绩,能对民众作出一些交代之后,然后才来一个华丽的转身,下台了、辞职了,所以大家给他评价很高,我觉得开复老师也是一个道理。如果Google这个平台已经很完善,在中国市场和它的位置已经很稳定,他完全可以利用Google的这些资源,因为我们在北京的时候知道,他很热衷于搞大学生的创新比赛,跟清华大学的创新大赛,有很多实习生计划,Google内部也有内部创业创新的计划和奖励,他完全可以利用Google这样的平台对社会、对行业、对内部去提供很好的帮助,游刃有余,因为他可以动用的行政资源很多,他又何必舍弃这么一个平台,去做这样一个创业的公司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承受了很多压力,像刘兆玄一样,他很想做好,刘兆玄是个学者,他没有什么太多从政的经验,然后就进了“内阁”,肩负起台湾“行政院”院长的使命。李开复当然比他要强太多了,他熟悉中西方的文化,帮助Google在中国建立了这样一个基础,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这是功不可没的,但是毕竟形势比人强,他在这个过程里面,他要带领Google在中国再往上走,遇到很多困难,不可克服的一些困难,比如前段时间,他原本早就可以辞职了,但是因为出现了Google上面管制的问题,所以他又把这个责任挑起来,这个人从个人的情操到责任心来讲,他是很伟大的,我们要承认,他等这件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起码渡过最困难的关口,他才来一个华丽的转身,从这一点来讲,跟刘兆玄这个事情相比,太像了,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太像了,所以我认为他是被动的。

林军:你的判断认为,如果他想做的事情在Google做更漂亮。

张春晖:他在Google当好是一个合约,四年帮助一个进入中国的企业来讲,太短了,你要帮助他在中国站稳,然后扩大你的市场占有,没有两任任期(八年),这件事情根本干不好。四年做了什么事情?刚好把Google美国的总部沟通、教育或者点化,刚刚完成这个工作,告诉你们在中国的游戏规则是咋样的,应该怎么玩,这些名词你们为什么理解不了,那是因为有中国的特色。他刚刚好把沟通工作做好,刚刚让中国政府慢慢开始去接受Google或者怎么跟Google去打交道而已,按道理应该是再过四年,把他带上另外一个台阶,正常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就做了四年,刚刚好就要离去呢?从整个动作带讲,Google当年把他从微软挖过来,花了这么多工夫、这么大代价,可能官司都打了差不多一年,才做了这么几年就离开了,这并不符合,无论是从开复老师个人来讲还是行业来讲,这并不符合行业的规律。

二、谷歌中国失去李开复是好事还是坏事?

林军:刚才提到一个问题,李开复的离开跟Google在中国的处境是相关的。刚才两位都提到,Sunny的观点认为还没有把Google带到一个在中国更高的高峰,而笨狸认为他可能到了一定地步,在单位时间的效率和时间成本上不可能再带领Google取得更大的突破和成绩。后面的问题也出来了,如果这个时候李开复不管主动还是被动离开之后,我们讨论一下Google中国,他的离开对Google中国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者说这件事情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还是差不多?利等于弊这样的状况?Sunny先来还是笨狸先来?

张春晖:我先来,我觉得是好事,为什么呢?这四年离开,开复老师要做的事情,他已经做过的事情已经属于功不可没了,我们首先肯定过往的业绩,对帮助Google进入中国这件事情来讲,已经功不可没,历史使命他已经完成。他要带领Google中国再上一个台阶,但是又在这四年里面遇到这么多困难,他一步一步克服过来,虽然表面上看,他都渡过了难关或者最困难的时候,但是已经很累了,人已经很累了。

你让他这样往下再走四年,他可以看到前面四年可能跟这四年比会有好转,但是不可能起到天翻地覆或者很大的飞跃,这个时候他无论是主动离开还是被动离开,挪开一个位置,换一个风格,或许对整件事情来讲,会有一个正面的促进作用,所以我觉得这是好事,对双方都是好事。

林军:笨狸你觉得这件事情是好事、坏事,还是好事坏事相抵?

张震阳:在现在的状况来讲,应该是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因为刚才我有一个观点,李开复可能判断他自己留在Google中国,接下来对Google中国的业绩来讲,帮助不会太大,应该从几个方面分析,一个从搜索技术上讲,搜索体验发觉到进,缺乏革命性更新的东西,很难在短时间内出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不管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更新模式的新东西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已经没有办法做得更好,而其他的人上来,也没有办法做得更好。第二,从政府对于整个互联网市场和信息的监管力度,其实是越来越严格,从李开复和中国政府的沟通,以及他的妥协上面做了很多事情,已经做得相当不错,换新的一个人,能够做到怎样的地步,我相信最多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再往后退,更加对互联网的信息进行监管,或者说自我监管、自我筛选,和Google本身的企业价值观有很大冲突,所以在这个平衡点上,很难做好更好的地步,李开复已经做到非常好的平衡点,这点上跟政府亲近或者更进一步的沟通,比较困难。第三个,从市场销售来讲,从去年的销售额已经做得不错,虽然份额跟百度比起来差别很大,3、4倍的差距,但是从销售的金额、总量上面来讲,并没有很大的。

林军:上周正好周鸿祎来到深圳,我跟他交流这个问题,他的观点是这样的,他认为可能李开复离开对Google是坏事,这个观点我们再阐述一下,周鸿祎的观点认为一个公司需要leader,李开复在Google中国和他在微软中国的经历,因为他给我详细讲述过整个过程,基本是按照创始人的角色和角度去创建这两个公司,特别是他在沟通上,在跟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沟通,他花了很多精力,包括跟美国Google总部的人沟通,还有在中国他招募新Google员工的企业文化宣传和推动上,他基本是按创始人的角色做公司的推动,而且四年来,他身上带给Google的劲很强,他甚至已经成为Google中国的leader,这个leader离去,应该对整个Google,一个leader离去对于公司来说有很大。

张春晖:如果仅仅看这个人离开这个公司,他已经成为精神领袖,一个创始人、创业者,离开对公司来讲肯定不是好事情,影响很多,但是我们要放大来开,心态已经很疲惫了,身心疲惫,身心疲惫的情况下让他继续在那儿做,能做得好到哪里去?最近这几天我们看到他是什么样子?有激情了,人有精神了,又恢复了好像四年前刚刚开始Google时的那种状态,对大家来讲不都是好事吗?Google那么大的公司,始终会找到一个能挑大梁的人来接任他,这一届不行,下一届,进程可能慢一点,但是让开复老师继续做四年,他可能就这样做下去了。他现在状态多好啊?

林军:笨狸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张震阳:我对这个观点有些不同意见,因为对于一个草根创业者来讲,确实他对一个企业的影响很大,他是否在这个公司,对接下来这个公司的战略运作和整个士气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是Google已经不是一个创业公司,已经是一个依靠制度管理的公司,而且企业文化的特征非常影响,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李开复的离开,比如像里面一些他自己原来带的团队,也许有些少部分的流失,对整个Google中国的文化和制度,不会影响根基方面的,他已经不是靠人治的公司,已经是靠制度在治理的机构。

三、创新工场能否重新成就李开复?

林军:下一个讨论角度,回到李开复的角度,李开复离开了,刚才Sunny提到很兴奋的、很冲动的,或者说现在这种精神很旺盛的,很有激情的宣传他的新计划,他的状况很好。我昨天和他通电话的时候也讲,他提到创新工场在国内,目前看来模型上是比较独特的,他不是一个完全意义天使投资人的概念,他认为不是完全意义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他提到的观点类似于孵化器的概念,孵化器可能跟现在的政府孵化器不一样,还是有很多自己的辅导和创意在里面,他的说法是创新工场,也是创意的工场,也是创业者的工场,对于李开复这件事情,李开复创新工场这件实行,两位怎么看?是看好他,还是不看好他?他今年48岁,这个创新工场会不会是他最后一站?是成为他完美的谢幕,还是有可能有问题?

张震阳:创新工场毕竟他刚刚宣布出来,很多细节和接下来怎么运作,还没有看到,但是光从他现在所透露出来的商业模式的角度来讲,我并不是特别看好。从这个商业模式来看,第一,在国内孵化器并不是他第一个做,在之前各地政府也都有做过,一些资本也都有做过,但是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土地上,孵化器这种模式还没有成功过。第二个,从李开复本身的从业经验上来讲,他都是打开大国的战略,制定人海战术,正儿八经的正规军方式推动整个事情的进程,也就是说他是职业经理人,比较高端的。在中国,大家知道,要创业,必须得很草根,必须得不按规矩出牌,必须得按照你现在所处的行业和区域、和当地的政府、和历史时机相结合,寻求很多稍纵即逝的缝隙钻进去,如果在中国的创业公司,从一开始就按照大公司的做法,规规矩矩、按部就班做,我认为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作为现在的创新工场,主要扶持的并不是大公司,因为募集的资金并不多,8个亿人民币,而且从他现在宣传出来的模式,他选20个项目进来,他并不是一开始就给足够的资金去扶持,先观察、先运营,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可能会以一种导师的角色去指导一下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我是这样看的,李开复老师作为一个跨国大公司的CEO,绝对是够格的,但是他作为一个草根创业的项目管理人士,我现在还看不到这种成功的案例。第三个问题,在国内来讲,从来不缺创意,李开复说他刚开始收到几千个案例,接下来我相信他的邮箱会继续接到轰炸,这么多案例里面,他凭什么去选出这几十个来?这里面就是很大的工程量,这是其一;其二,他选择出来的,得花多少时间跟这些项目的人见面?这是一个不靠谱的过程。如果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模式,自己去寻找,就一般的VC一样,先考察某些市场,刚刚有苗头的成功小团队,然后跟他们沟通,再把他们拉到我的孵化器,也许还靠谱,因为你主动去寻找,你会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类型的团队,你的目标很明确,应该是采取这种现有的运作模式做,反而靠谱一些。如果你们过来,我来看,不要说时间问题,肯定看晕了,我在这上面的考虑,觉得目前的模式有点不靠谱。

林军:我补充一点,昨天我跟开复通电话沟通关于创新工场的一些情况,帮开复老师做做广告。第一,这一期募集的资金目前是8个亿,1.15亿美金的规模,这一期资金,开复得到了中经合刘宇环先生的支持,富士康和联想以及新东方都给予了公司层面的支持,同时三位公司的创始人都答应李开复做导师型的介入,模型是这样的模型。刚才笨狸讲的,实际很像孵化器,公司进来,李开复本人也意识到笨狸说的观点,他实际上作为跨国职业经理人,怎么成功转换成VC,包括他去拜访联想柳传志先生,柳传志说,他希望看到李开复能成为一个从跨国公司高级职业经理人转换成一个对中国创新、对中国创业者有帮助的VC背景上。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出李开复心里是有准备的,心里有准备是一回事,是不是能把这件事做成?Sunny怎么看?

张春晖:我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怪,如果像柳传志说的那样,开复老师,我希望你能从一个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人成为对中国年轻一代或者创业者有帮助的VC,对中国的投资行业来讲,有什么意义吗?有什么实际作用吗?我认为象征性的作用远远大于他在投资领域能够贡献的作用,8亿的基金,就是8亿、80亿,怎么样?开复老师是我的牌子比谁都响,我站出来牛,比尔盖茨也很牛,谁都很牛,站出来都很牛,都可以做投资,光从这个层面来讲,我认为这不符合开复老师的执着和志向,而且我们看他出手就知道,是一个纯纯粹粹的孵化器,这个孵化器比任何一个孵化器都要名正言顺,因为在国内,我们有大大小小的孵化器,我们现在坐在这个地方,南山区科创中心,本身就是孵化器,全深圳有接近30个孵化器,20个在南山,但是大部分孵化器只干一件事情,比较便宜一点的出租房子,南山科创还提供很多平台,真正的孵化器应该做什么?除了提供廉价的场所之外,要给一些公共平台、公共服务设施,甚至要为被孵化的企业提供包括市场、技术、法律、融资等等的指导,这些事情原本是孵化器应该做,而都没有做的事情,开复老师做了,目前的表现、状态上,是一个纯纯粹粹、真真正正的孵化器,但关键是究竟孵化器有啥用?7000多份希望他能看得上投资的,我今天过来之前就有一个网友打电话说我昨天给开复老师发了商业计划书,我说你别发了,没用的,没人看。

林军:我们也问过开复老师,看不过来。

张春晖:你发过去,不只是7000件,我相信一个月之内,7万个项目计划书都有,别发了,没人看的。他真正要做的事情,他已经很清楚了,能抓进他孵化器指导、辅导的公司就是他的目标团队,他已经看清楚了。

张春晖:很有趣,因为这些钱可以由很多基金之类的给他很好的扶持,甚至Google可以站出来说我挽留不成,但是我们Google有个基金,我可以给你20个亿,你完成你的使命,大家还是朋友什么之类的,有很多种方式拿到钱,但为什么是郭台铭、柳传志这几个大佬给他钱,这个我们回头再去研究,我认为这里面有阴谋,这里面肯定有阴谋。我们换个角度想,开复老师有没有可能只是为了选20个企业,孵化5个企业,亲自对这5个企业进行辅导,你们都可以成功上市。成功上市又怎么样?他又不缺钱,他的志向不在钱。

林军:说半天,你还是不太看好。

张春晖:对,长远来讲,我并不太看好,怀疑,非常的怀疑他这件事情能不能做得好,因为从现在的状态是四不象,我怀疑里面有阴谋,不是一个纯纯粹粹的孵化器,不是一个企业、一个集团,你说集团也不像集团,也不是一个很纯粹的投资,也不是一个很纯粹的导师,到底是啥?四不象。这就是阴谋,我们只是给了他一个这样的名词,实际是好事,但是我们只是说看这个事情,太有问题了。

林军:你的观点认为李开复是有大想法、大愿景的人。

张春晖:这个局布的有阴谋,你要拿钱,他缺钱吗?他自己不缺钱。他缺别人给他钱吗?大把人可以给他钱。他只要站出来说我要做什么什么事情,我相信全球有很多人都会给他钱,但这个局布的太有阴谋了,肯定有问题。

结语

林军:实际上这个事情对开复他本身来说,我认同洪波对开复离开的评价,洪波说开复一直解决不了个人品牌和公司品牌的问题,实际上同样的问题,开复在这件事情上要兼顾他过去个人品牌的过程,要兼顾他自己内心中对中国创新的推动,他希望自己能帮助更多人,他要兼顾这些东西,基于今天时间原因,关于开复的讨论我们告一段落,对于李开复这件事情,我觉得第一这件事情本身对李开复来说和对Google来说都是好事,一个人的离开能够让他和他原来的老东家都说好事的事情,本身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这件事情先要恭喜和祝贺李开复先生,也要祝福Google新的管理团队。同时,这件事情可能会引发我们对中国创业、中国创意产业、中国创新的若干思考,今天如果收看本期节目的各位观众,能够从我们的讨论中引发中国是不是能成为一个创新国家,我们能不能利用互联网的大好机会,缩短乃至于在很短时间内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创新的中心,这些话题引起大家一些思考的话,这是我们这期节目的初衷,谢谢大家收看本期的IT碰碰车节目。


《IT碰碰车》相关简介:

 网易科技独家策划推出IT新闻评论视频栏目《IT碰碰车》

古丰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