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剑客”陈怡桦

2009-08-03 10:36:58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采访·撰文/许凤婷

她通常会在头一天把两个孩子送上床后,赶去搭最后一班飞机,第二天在另一个城市开一整天的会,紧接着赶飞机回家,幸运的话,还能来得及给孩子们一个good night kiss。

那些年轻的工程师们不但被这家公司的“四菜一汤”、“拖鞋文化”和“可乐文化”吸引,也被他们的CEO、大姐姐般的陈怡桦所吸引。

两年前,陈怡桦开始学习击剑,两剑撞击的声音让她感到自己很强很专业!

“我有很多好点子都是在飞机上想到的。”陈怡桦说经济危机之后,她出差反而更频繁了。这是她作为趋势科技公司CEO和合伙创始人所拥有的“特权”:为了节约成本,公司削减员工的差旅,甚至在每季度最后一个月禁止跟销售无关的差旅。然而为了使沟通不受影响,“只好我一个人飞过去将就他们很多人。” 陈怡桦说。

2009年7月初,陈怡桦在接受《数字商业时代》专访时笑称,自己总是在“云中漫步”,而她带领的团队,也正在试图发起一场名为“云安全”的革命。一年前,正是陈怡桦在美国演讲时的一句“防毒软件糟透了”,在业界掀起轩然大波。她公开指出,过去沿用了20年的防病毒方式已经难以为继,因为没有一家厂商能够监测到500多万种病毒。“唯有改变思路才有出路。”陈怡桦称。

正当IT业界的IBM微软Google亚马逊等巨头在为下一个大趋势“云计算”布局时,在安全软件领域独树一帜的趋势科技看到了自己的机会,顺势而为则可把竞争对手远远抛在身后。

两年前,陈怡桦开始学习击剑。每逢周末,如果不是外出而是待在帕萨迪纳,她都会去上击剑课。在第一堂重剑课上,她一直在不断击打教练的剑。两剑撞击的声音让她感到自己很强很专业!但教练止住她说:“要想赢比赛,就不能跟在对手的剑后出招,而是要寻找他的剑所不及之处,这才是惟一的制胜之道!”在驾驭击剑这样激烈的运动中,也许陈怡桦也体会着她的为商之道。

“这样的机会,一辈子或许只有一次!”不止一次陈怡桦这样对她的团队说。当她描述“云安全”的远景时,周围的人总能被她的热力感染。 “她其实是很温柔很温柔的一个人。”看过陈怡桦博客的一名员工这样告诉记者。这篇名为《云端里的月光》的短文,其实也是陈怡桦在万米高空中写下的心声,里面不仅谈了“云安全”,还谈到了她为什么要经常坐午夜的航班——她通常会在头一天把两个孩子送上床后,赶去搭最后一班飞机,第二天在另一个城市开一整天的会,紧接着赶飞机回家,幸运的话,还能来得及给孩子们一个good night kiss。

在趋势科技南京研发中心,那些年轻的工程师们不但被这家公司的“四菜一汤”、“拖鞋文化”和“可乐文化”吸引,也被他们的CEO、大姐姐般的陈怡桦所吸引——如果一个学哲学出身的女孩,能成为一家高科技跨国公司的CTO、CEO,科班出身的工程师们还有理由退却吗?

去年、今年我们高管都不加薪,但是给员工加薪。对我们高层的管理人员来讲,员工也是我们的客户对不对?

数字商业时代:熟悉趋势科技管理层的人会发现你们有一个特点:激情饱满。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在高强度的工作下还能保持这种激情?

陈怡桦:当然,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会找有激情的人。我也常问员工,“你为什么留在趋势,你觉得这里好的地方(是)什么,坏的地方(是)什么”等等。他们常常说:我在这里有很多的朋友。

在工作环境里,如果你营造的就是同心协力的气氛,就会出现Hi-five,意思是像球队赢了球,大家击掌相庆那种感觉,那就是最能够激发激情的时刻。所以,在趋势科技大家可以合作一起做成一件事,因此结交很多朋友,我想这常常是我动力的来源,“趋势”的“势”字,这边是一个手,这边是一个九,中文字“九”就是表示很多,所以,其实“势”字就是多手一起出“力”,就会造成一个“趋势”。“九手合力”,我想这就是我们的活力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听说趋势科技的企业文化被称为“四菜一汤”(4C1T的昵称),这样一个企业文化体系是怎样形成的?

陈怡桦:这家公司创立之初就是我、Steve(张明正)跟Jenny(陈怡榛)三个人。我们都说:公司应该要有一个文化标识。因为我们所在的产业属高科技,所以都一定要有很多创新发明,所以Creativity(创造)很重要。Steve说要创新的话,一定要很开明,所以要不怕改变(Change)。Jenny说作为国际化的公司,一定要大家能够紧密地保持联络,从一开始即使我们只有三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很“国际化”了。Steve全世界到处跑,我当时在台湾,Jenny住在加州,所以Jenny就说Communication(沟通)很重要。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了3C,即:Creativity、Change、Communication。后来大家都说其实这代表的是我们三个创始人的个性。

后来大概在1999年,我们上市以后就发觉,公司越来越大,我们的客户阶层越来越高,那时候我们的经营团队加进来一些新人,像我们的CFO兼COO Mahendra Negi,他是印度人,是日本美林的首席分析师;我们现在的CTO Raimund Genes是德国人。他们认为,除了3C之外还有两件事情很重要:一是要非常重视客户(Customer);另一个是信任(Trustworthiness)。所以,后来我们就加入了另外这两点,变成了“四菜一汤”了。后来想起来,我们也发觉,其实后来的这两点也跟后来加入的两位高管的个性很像。CFO Mahendra就是很值得信赖的人,跟他开会,十几年来,他绝对一秒钟都不会迟到。Raimund原来是我们在德国的经销商,他对客户的热忱度非常高,只要客户那边出一点问题,Raimund就会三更半夜给我们来电话。

其实公司的文化跟公司高管的个性、跟他们的信仰很有关系,所以我一直很喜欢管理大师 Jim Collins,他不是写了一本书叫《从优秀到卓越》吗?其中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对人”,找到对的人上了你的车,自然而然公司的文化就会成为一个对的文化。

数字商业时代:企业文化谈起来是很虚的,如何让它具有实际的意义?

陈怡桦:回到 Jim Collins的书,他认为有三件事情一定要做好:第一,你要知道你的公司对什么事情有热忱——这其实是企业文化;第二,你要知道公司在哪方面最擅长——这是核心竞争力;第三,你要知道公司的成长引擎是什么。对趋势科技来讲,我们先说什么是核心竞争力和商业模式,其实讲出来还是我们的国际化。我们每次开发出一个新产品,会先把这个产品放到最需要的市场上,譬如针对消费市场的产品,我们先是在日本做得很好,然后三年前把它带到美国,在美国再重新发展起来,然后今年再把它带到欧洲市场。我认为在所有的安全软件公司里,我们是最会赚钱的。商业模式是否成功,是看赚多少钱,不是只看收入有多高。Steve当时对我讲,永远要看什么地方有最适合的资源,他从来不觉得国界会构成任何障碍。像当时我们为什么先在日本上市?他可是不会讲日文的,只是因为当时日本的融资成本最低,市盈率最高。我们为什么会跑去菲律宾建立客服中心?我们刚去菲律宾时,那里是一片荒野,没有人在那里做高科技国际公司的。可是那时候他就说,菲律宾人会讲英文,劳动力又便宜,个性又很乐观,最适合做客服了。所以,文化一定要和核心竞争力、商业模式相结合。

数字商业时代:企业文化确定下来后,怎样才能够让员工在工作中真正贯彻?趋势科技用什么制度去保障这一点?

陈怡桦:我们每个人都要做360度评估,评估的问题就是按“四菜一汤”来设计的。可是我想,如果最终企业文化只是变成一个标语写在那里,就失去了作用。惟一让文化活起来的方式,就是每个人,尤其是管理者要真正身体力行。去年、今年我们高管都不加薪,但是给员工加薪。对我们高层管理人员来讲,员工也是我们的客户对不对?

数字商业时代:趋势科技把“四菜一汤”确立为自己的企业文化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现在已经过去近十年了,环境发生巨变,企业文化是不是也需要做出调整?

陈怡桦:对!最近Jenny其实正在做企业文化的更新。文化一定要与时俱进,要有包容新内涵的能力。所以她最近就重新看看这“四菜一汤”要不要换点汤换点菜(大笑)。我们的做法是让所有员工参与讨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结论,但是很多员工都认为,“沟通”要改成“协作”(Collaboration),因为沟通的感觉只是我讲你听、你讲我听,但是协作是指一群人一起完成目标。在全球如此紧密结合的状况下,可能协作比沟通更进一步。那我们这个中国研发中心的工程师对Jenny的要求就是:你怎么改都好,就是不要改名称,我们还是要叫“四菜一汤”(大笑)。

数字商业时代:为什么你们认为:“协作 沟通”好呢?

陈怡桦:我们虽然是开会讨论,但我们更愿意把它称作“文化工作室”(Culture Workshop)或者“世界咖啡厅”(Work Coffee)。传统的开会就是大家坐下来,轮流上台演讲。而现在我们采用新的开会方式,就是四五个人分成一组,让每人都在很短的时间内都有发言的机会,而不是只有一个人去讲。每个人都要发表意见,有一个人专门记录下来,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综合所有人的意见,得出一个结论。然后再把小组重新组合,再来一遍,这样能保证讨论成果迅速传播。这个办法在菲律宾、日本、中国、欧洲,还有美国都试过了。最终大致的结论是大家觉得“协作”更符合目前的需求。现在我们正在内网上面做全民投票选举,看是否用“协作”代替“沟通”。

“可以坚持经常开会,但你要让他们觉得有点好玩,我们就发明了睡衣会议。穿睡衣时你是最没有面具的人,可以让我们在轻松的气氛之下谈这种敏感的问题。”

数字商业时代:从你的个人管理风格来讲,员工对你的评价是非常温柔。那你怎么保证执行力?

陈怡桦:执行力怎么贯彻?重点不在于用骂用打。传统的制造型企业或许需要军令如山,而我们所在的这个行业,是知识管理行业,要让每个人发挥他们最大的创意,所以我很少会发号施令,而是提出问题,然后让大家来帮忙解决问题。

数字商业时代:趋势科技的业务遍布全球,不同地方的人的性格、文化是很不一样的,怎么把这些融合在一起?

陈怡桦: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be yourself,be the best part of yourself(做你自己,做最好的自己)。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因为每个人如果能够做自己,就能了解每个人都有领先的地方,就会了解和尊敬别人,了解到每个人都有长处也有缺点。譬如说看到Raimund发脾气,我也可以了解,这个是因为他对准确度要求很高,差一点点他就神经质(笑),他就要疯掉。基于了解,你就可以让大家融合。当然,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彼此之间的信任。还是以Raimund为例子,他一个德国人管菲律宾的工作,你想想看。刚开始的头一个月,Raimund就说:他们做事为什么这么没章法。然后,菲律宾的人说:他为什么老是为一点点事情就神经崩溃。可是我前一个礼拜才去菲律宾,他们说:不论Raimund多凶,我们都看得出来他绝对是为了公司好或者说是为了客户的利益。所以如果你信任彼此的出发点,知道对方不是为了个人利益,那就可以达到共同点,那就是团队信任所在。我们常讲的另外一句话,就是No eagle,放下自我,你就能够做到团队合作。

数字商业时代:你曾提到,趋势是一个最会赚钱的公司,你们的秘诀是什么?

陈怡桦:第一,软件公司本来就比较有优势,因为固定资产额比较低,趋势科技的利润率是30%左右,高于业内平均水平。安全软件事实上属于服务业,客户要不断更新合约。而我们的客户一旦用了某一家的产品,通常不会换来换去。我们常常称之为“终生收入”(Life Time Revenue),因为客户每年都会更新合约。所以安全软件公司做久了的话,有一半的收入是来自于服务;第二,我们会利用不同的资源来达到最佳的效率。举个例子,趋势其实是惟一一个能为消费者提供免费电话服务的安全软件商,但如果我们的客服放在美国做的话,成本就会很高,负担就很大。所以我们跑到菲律宾去,运用那边的资源,所以我想,合理运用全世界的资源,也是让我们成为最会赚钱的公司的原因之一。

数字商业时代:但是如果资源遍布全世界的话,会不会造成沟通成本非常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陈怡桦:对,要提高沟通效率,就要利用很多聪明的方法啦(大笑)。譬如说,我们市场部的人大多数都在欧美,但工程师多数都在亚洲,那怎样沟通呢?可以坚持经常开会,但你要让他们觉得有点好玩,我们就发明了一个词叫做Pajama Party(睡衣会议),因为是产品经理(PM,Product Manager)和项目经理(JM,Project Manager)的会议,而PJ正好是睡衣的缩写。而且由于时差的缘故,正好开会每次总有一个人是穿着睡衣(笑)。而我们每年都会开一次盛大的Pajama Party,把这些PM和JM都招集在一起,在五星级酒店开三天的会议。在开会时大家全部穿睡衣。有一年全部穿的是统一设计的浴袍,我穿着浴袍在演讲时就被媒体照相登了出来。

你会说这些是很小的事情,可是这样的好处很多。第一,彼此的阶层差别就消失了,大家穿着睡衣的时候,就更容易回归自我,穿西装打领带仿佛有摆假面具的感觉,而穿睡衣时你是最没有面具的人。所以我们发明的这些小花招的确有效。那三天会议其实也都是非常严肃的话题,譬如说,我们明年要做的产品是什么,譬如说美国的项目要搬到亚洲来做,美国的工程师在谈技术的移交,而自己可能就失去他原来的工作啦。但是,穿着睡衣可以让我们在轻松的气氛之下谈这种敏感的问题。

“客户就像是龙卷风,你得做好准备,有一天突然会有很多客户蜂拥而至。至于过程要多久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整个中国的引擎已经轰隆轰隆地在启动了。”

数字商业时代:现在很多的跨国公司都特别看重中国市场,趋势在中国市场也投入很多,但据悉趋势(中国)在整体业务中的占比还比较小。你怎么看待未来中国市场的成长?

陈怡桦:我们目前最大的市场还是在日本,但是中国市场的潜力非常大,我一直就觉得中国市场将来会超过日本。可是,我一直跟Oscar(张伟钦)说“不要着急”,我没有期望在中国市场突然赚很多钱,而是要把基础做好,锻炼好团队。

数字商业时代:你估计中国业务超越日本的过程会有多长?

陈怡桦:要花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有一本书叫Crossing The Chasm(《跨越鸿沟》)。鸿沟一旦跨过去,龙卷风一旦刮起来力量就会无穷,所以我们常说你没办法制造龙卷风,你只能做好准备,当龙卷风到来时能善用它的力量。客户就像是龙卷风,你得做好准备,有一天突然会有很多客户蜂拥而至。至于过程要多久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引擎已经轰隆轰隆地在启动了。

数字商业时代:问一个关于创新方面的问题,现在趋势主打的一个产品,是怎样培育出来的?

陈怡桦: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一个产品,也是我觉得最骄傲的一个创新,就是云安全。通常我们发明一个产品以后都要去申请专利,这一次,我们在申请专利时,律师问我们这个专利的发明人是谁,结果名字写不完,因为这是好多人一起发明的。最初,是在菲律宾的工程师想到,不同病毒会使用相同的IP地址,所以我们可以运用这个网址;然后,有一个台湾的工程师,他发明了把病毒自动分类;南京的工程师在做产品时,发现可以把E-mail里面那个网址抽出来,原来这封E-mail本来就是垃圾邮件。所以,我们的云安全是好多人把各自不同的想法汇聚在一起,用这样的方式我们把网址的资料库、病毒的资料库和电邮的资料库全部放在云端,然后让他们可以互相交流,这样就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来给我们的客户同时提供三方面的安全。而且客户使用的那个终端都很小很轻,因为所有的计算都在云端做完了。所以我觉得最高兴和最骄傲的时刻,是当律师问“发明人是谁”,而我们互相看看,回答说“完蛋,名字太多写不完”的时候。那时我真正觉得,“九手合力成为势”,这就是企业文化的力量。

(录音整理:实习生 张珂)

kenny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