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跃:我的目标是消灭空调

2009-04-16 11:27:38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北京,国贸桥,中国大饭店。

“停下!停下!!”张跃对身边的司机兼出差北京的助理喊道。奥迪车平稳地停在中国大饭店的西南门外侧。

张跃拿起手中的佳能相机。

“这就是央视的‘大裤衩’吗?”这句话应该是问记者。

“嘿,真不错,我要拍下来看看。”张跃自问自答。

不认识的人,很难把这个充满好奇心的小个子男人与远大集团董事长、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42名、6架私人波音飞机的主人……联系在一起。

在中国民营企业家当中,张跃的风头是独一无二的:以美术教师身份下海,却创办了一家全球最大、技术最先进的直燃式中央空调企业;其貌不扬的长相和身材,考取了中国第一份直升机私人驾照,是中国首架企业公务飞机和直升机的拥有者;空调是他的全部,却为了环保和生命理念而希望在未来全社会都不再使用空调……

他在企业经营上极为稳健。尽管目前远大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产销量全球第一的直燃吸收式空调生产企业,产品销往60多个国家,国际市场占有率为同行业之首,但他坚持“三不原则”:不合资、不上市、不借债。

他创业以来无一年亏损,1995年以来无一分钱的银行贷款,1996年以来每年缴税过亿。在远大公司,张跃所认可的公司价值简单直白:健康、节能、省投资,切中要害地表达了其在技术上的追求。

他个头不高、长相普通,喜欢在公开场合穿一件带有“远大”LOGO的衬衫。记者印象中的张跃,喜欢讲空调,只要有机会,他都会讲述他的空调理念,乐于在公众面前显露出对工作无懈可击的偏执。

与张跃一见面就收到他递过来的四联折页宣传单,其实那上面只是远大的理念——“我们保护生命”、“一家公司影响一个世界,一种产品影响一代人”等,加上几种记者不太熟悉的专业产品。

他认为这足以让其他人对远大的未来和他的理想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当然,折页上亦加上了“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全球合作伙伴”的字样,远大是世博会全球合作伙伴中唯一的一家民营企业。作为节能非电空调主机开发商,其空调系统采用燃气和废热为建筑提供空调,比传统电空调技术减少碳排量75%以上,2008年完成的销售冷量,折合减排了300多万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种了1.6亿棵树。在由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先生与气候组织共同编制的“打破气候变化僵局——低碳未来的全球协议”报告中,远大空调作为唯一一家企业案例被引用,并作为首批中国会员加入了国际气候组织。

他说,办企业的最高境界应该是要实现人类应有的生活方式,做企业要把环保看得比盈利更重要,把责任看得比发展更重要,把道德看得比生存更重要。

有人说,张跃及远大的价值观完全显现,恐怕要等到十年之后,但当一个国家的社会环境和商业环境成熟了,像张跃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自然会开出璀璨之花。但是张跃毫不在乎,他对自己在空调产业之外讲述他的环保和自然之梦想乐此不疲。

金融危机之后,我发现简单追求规模和效率是愚蠢的。

数字商业时代:金融危机对远大有怎样的影响?

张跃:远大的出口受到一些影响,比如说对美国,我们在2008年下半年的出口为零,而2007年美国市场占了远大国际市场份额的20%,去年只占7%左右。对国内市场的影响也很大,整体来看我们的市场还是继续增长的。

从另一方面讲,金融危机对远大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因为我们员工很少,全部加起来不到2000人。北京总部就更少了,一共才二三十个服务工程师、十几个销售人员,但是我们讲究工作绩效,这方面一直抓得还不错。而且,15年来我们没有从银行贷过一分钱,也不考虑上市和合资,但我们不缺钱发展。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生活态度方面、资金方面、经营方面,产业的未来远景方面,我都是很保守。

数字商业时代:2008年远大的销售业绩如何?

张跃:远大2008年销售额达60多亿元。更值得自豪的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道德为基本出发点的。中国很多企业包括湖南企业在内,有些看上去很好,销售额很大,其实是靠灰色行为、靠丧失一些基本道德得来的,甚至有些企业的不道德行为直接是由中高层出面参与的。我们远大不但不行贿,还不让我们的员工行贿,我们就给20%的销售提成奖励,没有贿赂的空间。一个企业家彻底地拒绝灰色地带的话,是他的一种胸怀。

数字商业时代:60多亿元的销售额,2000多名员工,这样平均下来的话,每个人创造的价值非常大?

张跃:不算大,和我的理想相比差很远,但这不重要。金融危机之后,我发现一个问题,简单追求规模和效率是愚蠢的。

数字商业时代:那我们应该追求什么?

张跃:如果是金融风暴,我们追求安全;如果是金融风暴所造成的某一些个人事件和原来某些偶像的崩溃,那就是追求人的真正境界和人格。你看“世界第一”公司的CEO们,天天在等着美国政府的救助。这世界500强还有什么意义。有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歪打正着了?其实也不是,我只做有把握的事情,没把握的事情我不做。如果我们做大了,那么这次就要裁员,就面临一些经济压力。但我们现在没有经济压力,订单少就少点吧,够做就好。我们的订单已经到了今年6月份。

数字商业时代:订单减少了,远大会为削减成本裁员吗?

张跃:理解远大的人,理解我们理念的人都知道,我们二十几年来没有裁过人,除非你特别不好、犯了错误。你招一个人,就要对他负责。

我在远大提出越是艰难的时候越不能对员工进行“减薪裁员”。让企业员工一辈子有一个安宁的工作环境、稳定的收入,这是企业家很重要的责任。员工是弱势群体,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你是家庭的收入来源,突然一天没了收入,过两天就断粮了,你会怎么办?裁掉一个员工,就可能让一个家庭陷入绝境。再困难的日子,当老板的也比做员工的要好过吧?!

我在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刚先生谈这个问题时,我说企业拉动内需的力量就是去提供就业,你看农民工,都是家里的支柱啊,几百万、几千万农民工的稳定就业是多大的内需啊。

不同的人,从过去三十年中得到的利益是不相同的。对改革开放不能一味唱赞歌。

数字商业时代:作为上世纪60年代生人,你们那个年代民营企业家的创业史都和中国的改革开放密不可分。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也是远大飞跃发展的黄金时期。你如何看待中国的改革开放给你们那一代人带来的改变?

张跃:没有改革开放,可能人就是另一种活法,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我们都是改革的受益者,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从没钱到有钱,从一穷二白到比较富裕。其实不同的人,从过去三十年中得到的利益也是不相同的。所以对改革开放的成果,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至于我,我是唱反调的。如果我们对过去一片赞美,就意味着我们未来还会像过去一样来发展,但是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发展是不行的,它的代价太大了:资源的代价,文化的代价,生活质量的代价。实际上,整个民营企业家们在过去30年基本上都在做生意,个人的想法、个人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很少。如果更具体一点,除了生命以外,普遍是追钱、追名、追刺激,其实他们中很多人的生活质量都不高,也很少去思考生活质量的问题。我知道很多人把胃搞坏了,身体也不那么健康,神经崩得很紧。没有金融危机也是崩得很紧的,有了金融危机可能崩得更紧一些。

数字商业时代:中国经济处于发展阶段,难免会走以环境换发展这样的弯路。

张跃:是的,很多东西情有可原,刚开始发展,白手起家嘛,破坏性大一点也没有关系。但是,我们要看清楚其破坏性。看清楚这个破坏性以后,在未来就能减少这样的破坏性。

数字商业时代:作为第一个拥有飞机的民营企业家,飞机除了是你的交通工具外,更是你生活的享受;还有,你说过只喝法国某庄园的某一年份的红酒。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追求奢华的人吗?

张跃:欲望有金钱、物质等看得见的东西,还有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可以理解为占有欲。金钱只是实现我们欲望的一个渠道、工具,尤其在有一定成就以后,金钱很容易被精神化。说到飞机,是一种兴趣,也是在享受生活方式。我是中国第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的民营企业家,但这些年我很少使用自己的飞机,我觉得每次要消耗很大的能源,造成很多的污染。如果生活质量考虑得少,或者快乐不是很多的话,往往你事业的稳定性就不好。心理学说的是你快乐别人才快乐;一个人要想给别人带来快乐,他自己首先要快乐,我们的事业才能够给社会带来利益、带来快乐。

数字商业时代:看得出你很关注健康和环保。前段时间有报道说网易CEO丁磊开始养猪了,你准备做点儿什么呢?

张跃:做农业其实是有风险的,它可能带给人们的不健康、食物不美味不也是问题吗?

当你发展一项农业项目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应是农业、养殖业,而是这些东西是不是提升人类的健康?究竟是产业重要还是所谓的经济体系重要,还是我们的生命健康重要?如果说美国1%的农业人口养活了全体美国人,当然也养活了其他国家的人,但我们现在养的是一些极度不健康的人。我在想,我们应该保存一点点小农业,或者还有一些地方慢慢地恢复到有机农业更好一些?

数字商业时代:你曾经说过一句话,说办企业一定要对社会有特定的意义,办企业不仅要追求规模和发展的速度,另外它的最高境界应该是要实现人类应有的生活方式,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也是对社会责任的一种理解?

张跃:人的天性就是消费,就是发财,就是创造。尤其是中国人很聪明,只要政府不挡你的路,就可以发展到今天。你给他一个做生意的机会,就可以发展。关键是我们这样的发展,是不是要反思一下?是不是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在我们开发建设城市,比如说地产等产业之前,首先想到它对于城市的文化、城市的景观、城市的历史会造成怎样的影响?高速公路一架,传统的楼房拆掉了,它对于我们的城市文化、城市享受会带来什么危害?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家,是应该去考虑这些事情的。

我的目标是消灭掉空调,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数字商业时代:远大过去在生产制造领域里面积累出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未来的竞争力在哪里?

张跃:从空调到吸尘器,远大其实什么都在做,这实际上是在开发市场和开发文化。未来我们要继续开发市场和文化。我现在的兴趣是什么呢?我现在研究的是怎样减少空调,就是通过优化的隔热和通风效率,还有空调本身的改造,可以很少很少地消耗能源。比如说我们现在的房子空调是400千瓦的,可不可以做到40千瓦呢?

数字商业时代:有考虑过转型的问题吗?

张跃:远大会一直做燃气空调,我们不会做别的,但是增长方式我们可以思考。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心情,我们离低级的竞争,那种不愉快的老式竞争远一点,离道德错误远一点。像欧洲那些老牌的企业带着理念和对过程的享受来经营企业,这是好的。如果说我们总是在简单地追求占有率、利润、竞争的成功,或者说简单地追求更大的荣誉,我们的未来就不能够走好。

我相信金融风暴很快就会过去。如果未来还是继续使用现在的方式来实现经济增长,我觉得是行不通的,也是不敢想象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十年前我们中国煤炭的消耗是89亿吨,现在我们人口才增加了多少?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煤炭增加了3倍的消耗?

数字商业时代:这也是你把“我们保护生命”作为企业文化理念的原因吧?

张跃:我希望用方便的空气健康产品让人多活30年。使用实用的空调通风产品和建筑节能技术,可以使用户节能70%以上,降低能源使用造成的空气污染和地球暖化。远大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做对社会贡献不大的产品和生意。

kenny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作者:潘青山 孙焕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