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贝瑞特:我们需要一些逆境

2009-04-16 11:26:38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09年4月初,70岁的克瑞格·贝瑞特最后一次以英特尔公司董事长的身份访华,和他同行的有他的夫人、刚刚卸任的美国驻芬兰大使芭芭拉·贝瑞特。

快步走进会议室的芭芭拉和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握手问候,包括记者、翻译还有速记员——这让这位总是被忽略的年轻女孩有点措手不及。交谈时,即便是翻译在说话,她也会看着提问者,当你的目光和她接触时,她会上扬眉毛,用一种俏皮而亲切的眼神和你打招呼。而作为一名外交官,她对每个问题的回答总是恰到好处,并且不失机智幽默。仿佛她有一种魔法,可以让人精神高度集中,却又十分放松。

据说,在美国,芭芭拉的名气要盖过贝瑞特,翻看她的履历,确实颇让人“触目惊心”:美国首位驾驶F-18大黄蜂的文职女飞行员、30岁之前就曾在两家“财富500强”公司中担任高管;美国国防部国防商务局成员、美国管理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首位女副局长,美国驻芬兰大使……

游走于政界、商界游刃有余,并且拥有辉煌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单纯用“成功”这个词,已经很难覆盖芭芭拉的光彩。然而,在这个崇拜英雄和超人的时代,人们往往只看到结果,而忘了问过程。

芭芭拉并不忌讳与记者谈及她与“成功”毫无关联的年轻岁月。少年丧父,她从16岁开始一面上学一面支持一个七口之家,并且最终把自己的五个弟妹都送进了大学。

看到眼前这位神采奕奕、言谈举止颇有风度的女性,你很难相信,她曾是亚利桑那的一个以牧马为生的女孩。

这或许是另一个老套的励志故事,但在这个需要坚韧和信心的年代,我们有必要再重温一下“成功是怎样炼成的”。

事业态度:成功是一个误导的词

数字商业时代:在你从事过的所有工作中,你最喜欢哪一个?

芭芭拉·贝瑞特:我喜欢我做过的每一份工作,我的工作的优势之一就是可以选择各种不同的职业,我做的事情跨度很大,有时是在牧场中和动物打交道,有时从事的是最尖端的高科技工作,有时在外交场中斡旋,有时则是处理法律事务。在我拥有的职位和头衔中,大使并不能代表我真正做的工作。我供职的场所也很不一样,企业、政府、非营利性组织、妇女团体……我的工作有很多方面,我是一个牧场主,也是一个律师;我是一个飞行员,也是一个外交官……所有这些加在一起是我最喜欢的。

数字商业时代:你的经历非常丰富,你日常的生活是不是也像你的经历一样丰富多彩?

芭芭拉·贝瑞特:我的理念是——辛勤工作,好好享受。我在工作中和工作之外都能找到很多乐趣。例如我的上一份工作是担任美国驻芬兰大使,芬兰的7月是全国假期,所以我决定到芬兰各地,包括到乡村去看一看。我选择了骑自行车或者骑摩托车的方式游遍了芬兰全国,沿途参观了很多地方,造纸厂、发电厂、木材厂、塑料厂……而且和各种各样的人交谈。天热时,我每到一个冰激淋摊就买一个,品尝当地冰激淋的味道。我还到了芬兰的最北边,当地居民以养驯鹿为生,他们很多人还没见过美国人,我跟他们一起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

数字商业时代:中国有句老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你早年生活的写照,苦难都给了你什么礼物?

芭芭拉·贝瑞特:对于我来说,早年是在逆境中度过的,因为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一共有六个孩子,最小的妹妹才刚出生。我从16岁开始就要工作来养活全家人。所以我从小就习惯了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当时我是在牧场工作,我教别人骑马,而且我很早就会开卡车。

我认为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大学教育都很重要,所以我不仅仅要确保自己上大学,还要让家里的另外五个孩子上大学。我在大学期间,用业余时间同时打五份工来养家。最终,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取得了一些成功,但这是和我早年的逆境分不开的。我很早就善于把逆境当做可以克服的困难来对待,而不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而且我也很早学会了只做有用的、重要的事,这让我学会了很好地管理时间。同时,由于我很早就像母亲对待孩子一样照顾好我所有的弟妹,所以我有一种动机:总是希望帮助别人把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数字商业时代:对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没有机会经历像你青少年时那样艰难的生活。你是如何教育你的孩子的?包括中国的青少年,你对他们或者对他们的父母有什么建议?

芭芭拉·贝瑞特:对于自己的孩子,父母亲往往会采取一种保护的态度,这种做法对于青年一代往往是没有帮助的。应该鼓励孩子们在较早的时候,在家庭内外都承担起一些责任来,也要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较早地学习到一些商业知识,获得商业判断力,这样他们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就会拥有非同寻常的韧性和能力。

生活态度:我们之间有一种妥协交易

数字商业时代:你第一次驾驶F-16是什么感觉?

芭芭拉·贝瑞特:一个词:激动!F-16是速度非常快的飞机,当时我驾驶它飞过了美国的大峡谷,感觉棒极了。

数字商业时代:你和丈夫会一起去驾驶飞机吗?你们之间是怎样相互影响对方?

芭芭拉·贝瑞特:我是飞行员,但贝瑞特先生不是。在我上一次飞行时,我请他坐进了机舱,这让我感到压力比平时大很多,因为我先生就坐在我的身边,我希望这次飞行不能出一点儿错,尽可能做得完美。我是一个职业飞行员,而且我飞过很多高性能的飞机,他连一个入门级的飞行员都不是,我觉得他有时挺妒忌我的。

数字商业时代:贝瑞特先生在英特尔公司工作了35年,而你却在不断地换工作,你们两人对于个人职业生涯的看法和态度有何不同?

芭芭拉·贝瑞特:我觉得世界上有两类人,一种是以贝瑞特先生为例的,一生只为同一家公司工作,其实他在英特尔公司当中是在不断变换工作的,平均每一年半就换一次。而像我这样类型的,则是在不断尝试完全不同的事情。但我们两个人之间有非常好的默契,有时候我认为他的工作更重要,我就去支持他,反过来当觉得我的工作更重要时,他就会来支持我。所以,我们之间有一种妥协和交易(Trade off)。

数字商业时代:你和贝瑞特先生的事业都非常成功,又都非常忙碌,你们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中有可能出现的矛盾呢?

芭芭拉·贝瑞特:我们两个人工作都非常勤奋,但是婚姻对我们来说无疑有着更高的优先度,我认为任何再成功的职业也替代不了幸福的家庭,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可以给下一代的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的起点。与此同时,职业也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只有这两者良好地结合在一起,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成功。

我们的周末基本上是共同度过的,一起做大家喜欢的事情,爬山、骑马、钓鱼、远足……我们尽量争取更多在一起的时间,像这次一起到中国。在我担任芬兰大使期间,他每个月都要到芬兰待一个星期。我意识到,他也为家庭和工作的平衡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例如他去芬兰时,常常在路上还要工作。

芭芭拉·贝瑞特

英特尔董事长贝瑞特博士的夫人,美国企业家、律师和外交官。她从70年代初就开始在国际商务和航空法领域工作。2008年4月至2009年1月期间,贝瑞特夫人任美国驻芬兰大使。

kenny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作者:许凤婷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