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现在是投资者的天堂

2009-03-16 14:36:04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做一个创业者也挺好的,如果没有融到15亿美元,没准我也会创业玩玩,但是现在我得塌塌实实地管理好这笔钱。” 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第一人”的IDGVC全球常务副总裁熊晓鸽半开玩笑地说。

当2008年金融危机在全球肆虐时,风险投资企业都在发愁如何融资。熊晓鸽却很潇洒,他表示:“在2008年9月融资最难的时刻到来之前,IDGVC就完成15亿美元的融资,加之之前的4亿美元,IDGVC目前手中现金充足。”

熊晓鸽认为金融危机下的中国仍有很多商业机会,兼并与被兼并更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很多企业可以依靠兼并的过程取得更好的发展。

而对于这场金融危机,熊晓鸽个人认为会在18个月后渐渐有所改善。

中国国内市场的需求较大,也不像美国市场竞争那么激烈,很多中国公司不需要国际市场就可以很好地发展,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看怎样能把国内市场潜力充分地挖掘出来。

数字商业时代:IDGVC在过去一年取得了哪些成绩?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它的发展状况如何?

熊:2008年前8个月,IDGVC的大多数精力都放在了融资上,同时也在关注一些新项目。

去年IDGVC做得比较出色的一点就是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1~8月份融到15亿美元的资金,9月份以后就越来越难融到钱了。也是因为这样,IDGVC并没有像其他风险投资企业那样明显感受到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顺利地躲避了2008年9月份开始的融资难的灾难。

这次成功的融资受益于IDGVC和Accel的合作。1993年IDGVC刚到中国时的资金量比较小,第一支基金只有8000万美元,1993年~2005年IDGVC一直都是惟一的一家出资人。2005年,IDGVC开始与Accel的合作,Accel帮助IDGVC融资,当年IDGVC的基金量增至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Accel的Jim Breyer,他把Accel的投资商介绍给IDGVC,现在IDGVC已经与40多位投资商达成合作关系,这些投资者都很支持我们。

IDGVC会经常与投资商们沟通未来的投资方向,他们对IDGVC的团队和投资策略的调整都非常满意。

数字商业时代:经济危机之下,你是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IDGVC投资项目组合是怎样的?

熊:我跟所有人讲,首先一点是,我觉得时势造英雄,中国确确实实给我们这一代人,也许几代人提供很多投资创业的机会。还有一点,中国的这个机会落在什么地方呢?国内市场的需求比较大,它不像美国市场竞争比较激烈,很多中国公司不需要国际市场,在国内就可以很好地发展。我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看怎样能把国内市场的潜力充分地挖掘出来。

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讲,在做事业的过程中要不断摸索。公司如何管理,如何应对市场的变化,如何与风险投资打交道,有了一定经验后再去找一个新的机会也相对容易,并且能很快成为行业的专家,这就是机会的所在之处。

美国有一句话:“美国没有没有的,只有你不知道的。”资本主义的竞争已经非常发达与充分了,而中国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尤其对那些“爬”的企业,除了往前爬还在看其他的商业机会,因为在黑暗中,哪个地方有一个亮光就往哪儿爬,所以又爬出一条新的路子来,这也是中国的一个特色。

面对中国市场各种各样的机会。我们做投资的话,对不同的项目,比如说投早期和成长期项目的评估方法还是有些不同,当然一家风投公司最好做项目组合投资,我们IDGVC基本上投早期的项目,从企业初创时期就开始投资它,看着它成长,经历成长期,上市期,这是最好的。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多,所以我们的团队也比原来壮大了很多。

数字商业时代:现在IDGVC团队是怎样的状况?

熊:IDGVC目前在全国共有7名高级资深的合伙人,5名合伙人。另外还有专业投资经理约三十几名。IDGVC的投资团队在中国是最大的,尤其是合伙人的组成更是最强大的。

数字商业时代:你是怎样看待最近几年风险投资市场的发展和变化?

熊:我认为2005年~2007年是投资最不理性,最疯狂的一段时间。因为那时候股票市场比较好,2005年下半年以后成立了大量新基金。新基金的团队都比较积极,上来以后就抢项目。所以那时候大家都投得很快。我们经验多一点,也是风投里面投得最慢的,即便如此,仍感觉那几年有点不够理性,投资速度过快,但好在人多,那么多项目还是能够处理过来。

我记得2007年IDGVC退出了6家公司,而去年我们只退出一家。当然我们今年还不错,出让两家公司的股份给澳大利亚电信,2月底我们刚刚做了两个“Trade Sale”(同行买卖)。

前几年是创业者的天堂、投资者的炼狱,现在反倒成了我们投资者的天堂,投资者不是一上来就跟你砍价,而是先了解你这个市场,了解你的产品,了解你的团队。在那个疯狂的时候哪有时间去了解这些?投资决定做的都比较快。之所以说那时候是炼狱,指的是你被逼得必须快速做出投资决定,不然项目就会被别人抢走,整个市场不太理性。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还是挺对的,没有跟着那么疯狂,但是相对而言也快了一点,理论上来讲要再慢一点才对。

上次亚洲金融危机时,美国经济形势还不错,互联网行业被普遍看好。现在经济危机对风投最大的挑战是,不能确定未来哪个行业会有发展壮大的成长空间,尤其是技术型行业。

数字商业时代:与1997年那次金融危机相比,这次经济危机中影响风险投资的不确定因素和挑战有哪些?

熊:现在经济危机对风投最大的挑战是,不能确定未来哪个行业会有发展壮大的成长空间,尤其是技术型行业。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跟这次经济危机的情况有几点不同。上次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美国经济形势还不错,互联网行业被普遍看好,纳斯达克很火爆。这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呢?美国上市公司的运作是透明的,从事什么技术,销售额从哪儿来的,客户是谁,商业模式怎样都能知道。中国没有的模式,复制过来就好了,比如百度。现在的话比较难做这样的事,不知道哪个模式好,没有可参照物。有一个目标就比较好办,但现在找不到目标,所以这是目前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二点不同是,那时候互联网技术、IT新项目特别多,现在IT领域,没有谁能说出一个新技术来,无非是说现在IT变得越来越消费化,都变成消费电子产品了。就像苹果,它不是做IT的,而是做消费电子产品的。另外,对于IT和互联网,大家也不知到它们的将来会是怎样。在中国,比较有共识的是手机跟通讯的融合,就是新媒体的内容和新技术。

还有一点,现在做风险投资的一个困惑,就是风险投资和私募资金的结合更为紧密了,尤其是在可替代能源方面。因为这次经济危机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石油价格。所以对新能源和可替代能源,大家都很关心,可是发展可替代性能源,需要很大的投资,只靠风险投资的钱肯定是不够的,一定要有私募资金的介入。所以说这个领域投资的规模和过去相比又不太一样,而且这个领域比较难创业。这与以往情况有很大的不同。

数字商业时代:面对经济环境众多不确定因素,从你的角度来讲,什么样的投资项目肯定不碰?

熊:对我们来讲未来不赚钱的项目肯定是不碰。未来赚钱的项目就碰。那么什么样的项目不碰呢?一上来就需要很大投资的项目;还有过去他们已经亏了一大笔钱,这个洞比较深的,那肯定是不碰了。还有就是一个很成熟、过度竞争的市场,就是你们讲的红海,红海项目肯定是不碰。像烟草这样影响社会和谐的项目我们都不参与。

其他的没有什么不能碰,对我们来说要看整个资金最后的回报率怎么样。

数字商业时代:最近,很多厂商都在讲现金为王的概念。你认为在当前的环境下,是增长重要,还是未来的现金流和收益更重要?

熊:还是看增长。对投资者来说永远是增长最重要。

现金为王是这样的,比如说现金流较好的一些企业,成长得也快,同时它也需要很多的资金,这样的公司风投肯定拼命抢着投资,对不对?所以对于我们IDGVC来讲,现在融的钱比别人多一点,这样可选择的项目范围就更广了,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三家风投抢一个项目了。

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也许我们还可以更多地关注一下股市,现在股市上有很多公司,它们的市值低于其手中的现金,但是如果这个公司业务还在增长,也可以投这样的公司,风险比较小。现金流是一个很重要的评估参考,尤其在这个时候,但是成长性还是很重要的。

中国现在有大量的潜在商机等待发现,特别是消费市场中那些能够为人们生活提供便利的商业,它解决的是消费者对方便的需求。

数字商业时代:2005年,IDGVC投资“一茶一坐”茶餐厅,掀起了一股餐饮连锁店的投资热潮。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做餐饮连锁这块业务?

熊:我们可能是国内最早投资传统行业成功的风投公司。如家酒店是我们投资的第一家传统企业,它也是连锁经营的商业模式。

好的投资项目一定要解决一些问题,一定要有特色。所以我觉得生意的成功无非是说你找到消费者的新需要,然后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投资餐饮,是因为民以食为天,而且我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关注餐饮零售连锁店的经营,而一茶一坐吸引我们的是这个模式有比较新颖的地方。

既能解决消费者对卫生的要求,又能吃到各样各种喜欢吃的东西,这很不容易,而一茶一坐做到了。一茶一坐的菜品都不是当场做的,而是由中央厨房事先加工好的,再在各个分店加工,配上蔬菜。菜品里的蔬菜一定是新鲜的,当场加入的。这样一来,餐厅就不需要大厨了,而且王府井和大望路的一茶一坐菜品的味道都是一样的,因为它实行的是标准化运营。

数字商业时代:一茶一坐今后的目标是什么呢?

熊:还是希望能够做大上市。我觉得以后中国一定会出几家像样的快餐店,因为快餐连锁店这个形式还是比较好的,就是我刚才说的,好的投资项目一定要解决一些问题。

其实,中国现在有很多消费创业的机会,有大量的潜在商机等待发现,特别是消费市场中那些能够解决人的问题、为人们生活提供便利的机会,它解决的是消费者对方便的需求,我到美国转一圈,感觉美国有很多很方便的东西,拿到中国来一定会很好。

大家都在谈以人为本,其实在创业做生意的话,一定是以人为本,管理上也是这样,产品上的设计也要以人为本。以人为本的话,需要了解消费者的收入会怎么样,他们的爱好会是怎么样,他们的消费习惯会是怎么样。

数字商业时代:那么,怎样才能发现消费市场的需求和投资机会?

熊: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现金最多的国家,对于国家来讲,是怎么样把这个钱花好,而对于老百姓,则关系到他们如何理财。

那么更重要的是专业投资,怎样把这些现金投到有高成长的企业里去?我觉得中国确实是有很好的机会,有很多的钱。但是,去做什么呢?国家非常重视,要创造就业机会,而中小企业的融资却比较难。

这里面的机会特别多,但是现在缺的就是人,缺少像我们这样有经验的,赔过一些钱的,也赚过更多钱的专业管钱的人。第二缺乏更多的是一些能够在这个消费市场,传统行业里创业的人才。实际上消费市场有更多的创业机会,能够把它做大,别把做一个小铺子就当成是创业,如果那样的话,找家里人凑点钱也够折腾了,但是怎么样把它做成一个专业性的公司,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另外,一些专业技能、创业一类的培训是大家都比较看好的机会,尤其是现在农民工、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下更是这样。就像美国的硕士生培训,也就是为了就业。

兼并可能是未来投资发展的一个方向,这使风投在选择项目领导人上,注重CEO在资本运作方面的能力,这要求他不仅有财务上的能力,还要有人格魅力,并善于跟人打交道。

数字商业时代:你曾经说过选项目就是选人,在创业者中,你喜欢哪种类型的领导人?

熊:选项目最重要的还是看这个项目的领导人。我曾经在不同场合多次谈过,像宋江那种类型的我感觉不错。

但现阶段选人同以往不太一样了。做创意的时候你希望创业者能像宋江那样的人,有很强的包容心,能把有本事的人都拉过来。

而现在,需要CEO具备一些其他方面的能力,因为兼并可能是未来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所以这个时候希望CEO能做一些资本方面的运作。这就要求他不仅有财务上的能力,还要有人格魅力,善于跟人打交道。他知道怎么样能把其他公司整合进来,并把这些公司的优势利用上,这个是一个很大的本事。

数字商业时代:你是说兼并会成为未来中国的投资机会?

熊:未来的18个月里面,更多的投资机会反而是在兼并,企业间会做更多的兼并,这是一个发展趋势。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当一个企业面临生存问题的时候,你必须要想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有时候兼并可能是一个更好的方式,你把自己卖了,人家还得愿意买你。但是你卖的话不仅仅是拿钱,更重要的是我这个公司还能发展,不是说我卖了它,自己拿着钱走人,把兄弟们都扔下不管了。有的公司是通过被兼并寻求发展的,问题是看你怎样做这件事。

数字商业时代:跨行业整合兼并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吗?

熊:我觉得不太可能,美国的GE(通用电气)跨行业把很多传统行业整合到一起,并且取得了成功,这是很了不起的案例,但是也可以说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再做GE那样的跨行业兼并是不可能的,因为时机已经过去了。现如今投资商希望企业能专注于某一领域,兼并也不太可能会跑到行业外。比如说辉瑞(pfizer)专注于医药领域,最近它就把一些小型的医药公司兼并了。

所以说,产业链上的延伸比较容易做,要是突然跳去做别的行业,我觉得都很难,也不具备这个能力。我觉得未来更多的还是同行兼并,因为这是一个生存的必然。再比如说像互联网行业,现在社交网站一大堆,其实没那么多必要,大家都在烧钱,没有一个赚钱,所以说我觉得一定会出现更多的兼并。

“企业上市并不是以给投资的股东赚钱为根本,而是为了企业业务能够更好的发展,取得更多资金。”

数字商业时代:从数据上统计,IDGVC不像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大多数的风险投资公司投资10个企业只有1个能成功,而IDGVC创造了行业中的神话,这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熊:这称不上是神话,之前IDGVC投资10个项目只会出现1个失败的案例,主要是因为在投资之前我们的团队会认真地把握每个环节。

成功几率高主要有几个方面原因,首先中国市场的机会比较多,并没有美国市场竞争严峻,也就是所谓的时势造英雄的道理。其次,IDGVC的团队做事比较塌实,投资领域也比较贴近市场需求。最后是我们基于我们对创业者的信任,大多数创业者明白一次失败后,再融资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中国有句俗话:“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来。”我们的创业者都具有很强的毅力,跌倒了即使爬不起来,也会趴着摸索前行。另外IDGVC有耐性,给他们很大的信心支持,这样创业者就不会轻言放弃。

数字商业时代:对于私募发展,你有什么看法?

熊:PE就是私募资金,之前PE热最重要一点是因为它比VC(风险投资)容易判断与操作,股市比较好,上市也比较容易一点。企业本身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了,团队稳定,市场也比较好,PE跟着投资就很容易发展起来,企业很快可以上市,而且上市的途径又比较多,在上海、深圳、香港都可以。我们可以看到,国内尤其是传统行业比较容易得到私募基金的投资。

理论上讲VC也是私募基金的一部分。我认为PE和VC最大的区别是后面的E(Earning=利润、收入),而VC更多的是没有销售额,甚至还亏损。PE应该是看到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是多少倍后才投资,而VC更关注市场的发展和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关注那些现在未上市的早期和成长期的企业。但是现在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没有人能准确地判断股市的走势,什么时候能恢复。

数字商业时代:纳斯达克一年中从2300多点跌到1200多点,而道琼斯指数也跌到7000点以下,你认为什么时候能见底?

熊:经济复苏需要一个调整过程,我认为应该是18个月后经济就会有好转,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资金用来救银行。

数字商业时代:目前很多企业都推迟了上市时间,对此你的看法是什么?

熊:现在的经济形势不得不让企业推迟上市计划,如果现在上市,也不会有人投资,可以说这段时间是资本市场的冬眠期。

企业上市并不是以给投资的股东赚钱为根本,而是为了企业业务能够更好地发展,取得更多资金。现在IP0大门已经关闭,没有办法操作上市,并且,我认为对于现金流状况良好、应收款比较正常的消费型企业来讲,不上市也没问题。

熊晓鸽

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

自1993年起任IDG创业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同时担任2005年成立的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和2008年成立的IDG-Accel投资基金的创始合伙人。

1993年,熊晓鸽协助IDG创始人及董事长麦戈文先生创立了中国第一支技术创业投资基金,目前在中国管理着25亿美元的风险基金。

kenny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作者:韩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