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秦朝 袁仲一揭秘秦始皇兵马俑挖掘始末

2006-10-10 10:12:46 来源: 央视国际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开场白:说到秦始皇兵马俑,总是和一个人分不开,他就是今年74岁的考古学家袁仲一先生。袁老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从西安到陕西临潼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一路上袁老始终话语不多。但是,当他带领我们踏进兵马俑展厅的那一刻,他的表情却立刻显得兴奋起来。对于我们来说,这八千件兵马俑只是八千个雕塑,而对于袁仲一来说,却是八千个人、八千个生命。

袁仲一:这个没有胡子,这个你看看,这个低头的。

主持人:就这个,对,全坑就这个。

袁仲一:就惟一的一个没胡子的,这是全坑惟一一个没有胡子的。

主持人:是吗,就在这个位置。

袁仲一:就它,就这个,那个低头的这个。

主持人:这是什么原因知道吗?

袁仲一:这个东西就说不清了,有可能做的人把胡子给忘了,有人说是女的,但显然不是女的,因为秦朝的时候没有女兵。它跟它是同一个人做的,就是咸阳敬(做的)。这旁边这个有个小个,小个这个呢,这个人叫宫光,这个人做的。

解说:兵马俑一号坑展厅中排列着形态各异的陶俑,数量多达6000多件,有些陶俑的身上刻有当初制造者的名字,目前发现参与兵马俑制造的工匠至少有87名。而无论身上是否刻有工匠名,袁老都能准确无误地说出它们的制造者是谁。

主持人:您看一个没有刻过工匠名字的,您能判断是谁做的,这个让我特别吃惊,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袁仲一:它一个人和一个人的做法不相同的。就跟我们现在看一些画家一样,某一张画是哪一个大师做的,一看就看出来。陶俑也是这样,摸长了以后就看出来了,这个俑是谁做的,那个俑是谁做的。

主持人:也就是练出了像鉴定书画一样的鉴定的本事。

袁仲一:咱就是摸常了吧,比较熟悉。我曾经发现一个宫丙,这个人做了45件。

主持人:这45件不见得都是刻过名字的?

袁老师:不见得都是刻过名字的,造型、风格相同,归纳起来是这样的。

主持人:风格相同,这种判断可以用语言描述吗?

袁仲一:比如拿宫丙做的陶俑来说,身材一般比较魁梧,力气也好像铁塔一样,头发做得非常逼真,但是有点过于程式化,和其他人做的陶俑不一样。有的人做的陶俑头发波浪似的,有的好像糊了一把泥巴造出来以后,用手指扒拉一下子。他不行,他是用筚状的工具,一丝一丝刮出来的,他的风格和其他人的风格有些不一样。

主持人:我想您跟这么多兵马俑看起来感情很深?

袁仲一:我对它非常熟悉,好像一闭上眼睛,就知道哪个陶俑在哪个位置,哪个陶俑在哪个位置,什么样的。

主持人:您跟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感情?

袁仲一:感觉非常亲切。好像一个连长对他的士兵一样,对它非常熟悉。我曾经做了一首打油诗:“20余年痴迷间,与俑作伴情谊绵”,感觉非常亲切。

张起 本文来源:央视国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