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因入侵互联网

2006-08-21 17:59:12 来源: 中国企业家(北京)
0
分享到:
T + -

互联网在中国已非舶来品,本土玩法替代了西方规则,这是产业底层的改变

一个产业的转变,往往先在一些个体的境遇上现出端倪。

谢文是中国互联网里不多的“可爱”的人。年纪一大把了,却时时充当安徒生童话里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天真小孩。去年博客网拿到千万美金,放出半年超新浪、一年上市的豪言;满堂欢庆之时,唯谢文一人反唇相讥:做梦!搜狐办会,被邀为嘉宾的谢文并不领情,一开口就说东道主情况不妙。“什么时候丁磊股份降到一半以下,张朝阳不当CEO,段永基不做董事长了,中国互联网就有救了。”如此惊世骇俗的言论就是老谢专利。

所以在中国互联网,爱谢文、恨谢文、怕谢文的人恐怕都是最多的。因为老人家能说出真话,也不怕说真话,不计得罪人的后果。

自去年10月卸任和讯CEO至今,谢文在家“赋闲”近一年。很是惊讶。眼下的中国互联网可谓欣欣向荣:风投横行、创业汹涌、大公司纵横捭阖。处处杀机,正是将士用命之际。怎一个救活过三家公司、职业素养业内闻名的经理人甘愿作壁上观?其实这一年,老谢接待过多家公司的邀请,同多家VC谈判过,不过都没走到一起。

正直却强悍、自负而犀利、原则问题决不妥协,看来老谢这副秉性与眼下的网络界并不兼容。秉性难移,江山易改。谢文一直是那个谢文,可互联网已不是那个互联网。

对互联网的理解,“天使投资第一人”龚虹嘉的体会有代表性。当年选投资机会时一度彷徨,龚虹嘉瞧不起靠搞贿赂、拉关系起家的比如地产业,而见到互联网才精神一振。这个与体制内没有瓜葛的产业,一降生就和西方资本市场相连,遵照其规则行事,致力于创新;丁张王等“第一代阳光富豪”,起步时都没有社会背景、赤手空拳打天下,“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诸如风险投资这样的创新体系、期权这样的激励制度、CEO/CFO/COO这样的权力制衡安排,都是经由互联网从西方引入中国商界的。

不过十年之后的中国互联网,早已不是当年新生儿那样纯白。落地十年,被侵染十年。中国互联网变得越来越奇怪和不宽容,越发让人失望,这背后,是本土习气甚至可称为本土病毒入侵的结果。讲大致三点。

第一点,家天下,及其反面。

家天下是中国传统。互联网里最明显数盛大,创始人做CEO,从来是强人统治、一朝天子。但是,连上网易,都是当家人有过半股权、能力为业界公认,也在不断空降人才,先按下不表。端倪可以从另外两家最老资历的公司看出来。

一家刚换CEO。这是一家股权分散、被标榜为权利相互制衡的公司,一度是“三驾马车”的格局。换了N任CEO之后,今天竟也出现家天下的派头。两驾马车离开管理层,剩下一个CEO兼总裁,COO空缺,临时提上来的CFO是个摆设,人称“马仔”。相当于一人兼四职。而且这个CEO在当年做CFO时就已跨出CFO作为“安全阀”的控制范畴,进入业务管理,角色早就冲突。最后,这家海外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还是个在中国证监会挂了号的人物。

另一家则一直都是创始人独舞,不过近两年更甚。先是COO兼总裁走了,一直没找人补位,有人质疑,他回敬说:有规定一定要有这个职位吗?喜欢开会,几百人坐下面,一个人在上面滔滔不绝,听不得反对意见。后来总编辑也走了,也不找人填,自己一手抓。后果是市值由当年的前三沦落到前十。心气还很高,往前翻老皇历,说自己是中国互联网教父。

而下面的小公司就不胜枚举。一家IT门户,长期没有副总,事无巨细老板全部管。另一个知名论坛,连招一个800块的前台小姐都要老板自己面试。有点象土财主,不分权给职业经理人,没有制衡,不顾忌西方传入的游戏规则,怎么舒服怎么来。

其实家天下还好说,一者,纵然独断,但确是一心一意做事。二者,不能全怨个人,也有环境所迫。陈天桥就说过,中国的国情使家族式管理有其优势。而反倒有些人,搞不成家天下就不满足,往反面做,硬要把中国A股市场的陋习玩到互联网里来。

最通常的是职业经理人,没多少股份;也有的是创始人,但股份被稀释了,觉得这公司不是自己的。普遍的做法,是把有潜力的项目放在外面独立做,若做好了,就全记在自己名下,若做坏了,就利用自己的职权把这个项目高价收购。另一种,就是纯粹的职业经理人,安插亲信党羽进来偷人家的技术,或者把公司资源往外转移,等东西到手或条件成熟,就到外面成立自己的公司。

堕落成仙 本文来源:中国企业家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矮新郎领证时发现女方穿高跟鞋 当场发飙拳脚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