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科学之争 妖魔化何祚庥院士的背后(图)

2005-10-12 13:44:31 来源: 北京科技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方舟子


■漫画/冷洁

方舟子快评

即使在真相大白之后,他们也不会因此就改弦易辙,而会继续散布早已被揭穿的谣言试图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就像他们仍然在胡说何院士出于政治原因杜撰了“毛子”、“前子”、“无子”一样。至多,做点无关紧要的改动而已。

何祚庥院士长期以来反对伪科学、批邪教,为此得罪了无数的人。近来何院士因为批评伪环保,又得罪了一批“环保人士”。“环保人士”向来以“正义”的化身出现,还有几分公信力,对他们的攻击值得多说几句。

比如在一位著名“环保人士”主持的一个“环保”网站上,最近一直在显要位置高悬着一篇题为《何祚庥其人其事》的文章,其可信度究竟有多高呢?

《何祚庥其人其事》散布了一些新的谣言。在上个世纪40-50年代,苏联在自然科学领域搞政治挂帅、阶级斗争,批判了一些自然科学学说,其中比较著名的是在生物学领域批摩尔根的基因论、在化学领域批鲍林的共振论和在工程学领域批维纳的控制论。中国跟在“苏联老大哥”后面也参与了这些错误的批判。《何祚庥其人其事》声称,何院士“在这些学术批判运动中当然如鱼得水,十分活跃”,“他的许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气势之凶猛,棍法之娴熟,令人们至今难以忘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何祚庥向来就是个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杀科学的政治打手”。事实又是如何呢?

该文声称,1952-1953年,何祚庥等在“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大旗下高唱“米丘林生物科学是自觉而彻底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应用于生物科学的伟大成就”,批“摩尔根基因遗传学说”,使我国的生物学家受到致命打击,从此一蹶不振。并列出一篇参考文献“《为坚持生物科学的米丘林方向而斗争》(1952年6月29日,《人民日报》)”作为证据。

事实是:在1952年4到6月间,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计划局科学卫生处会同中国科学院计划局召集了三次生物科学工作座谈会,《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就是该座谈会达成的一份报告。参加该座谈会的有来自中国科学院、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计划局、农业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农业大学等各机构的代表28人。何院士当时刚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分配到中宣部科技处工作,作为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计划局科学卫生处(与中宣部科技处是同一套班子)的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当时的处长赵沨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之后,国内开始了对摩尔根基因论的大批判,影响非常恶劣。但是,何院士当时作为一名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干部,可能是会议参加者中资历最浅的,仅仅因为他由于职务的缘故参加了会议,就要让他为这次大批判承担主要责任,岂不是太过荒唐了?

该文又声称,1958年,何祚庥等指责鲍林(该文误为泡利)的“共振论”是“阶级调和论在科学界的反映”,成百的结构化学专家因此受株连而检查“资产阶级立场”,中国量子力学研究因此受到严重冲击而长时间中断。如果说批基因论还与何祚庥沾了点边的话,批“共振论”则纯属污蔑。

该文列的参考文献是一篇邪教宣传文章《投机者于光远、何祚庥》,而该宣传文章并没有出示何祚庥(或于光远先生)参与该批判的任何证据。事实上,国内批“共振论”始于1952年《科学通报》对1951年苏联科学院化学部有机化学中化学结构理论问题讨论会批判“共振论”的介绍,著名化学家唐敖庆为此撰写了《肃清化学构造理论中的唯心主义》一文,表明自己支持苏联批判“共振论”的立场。何祚庥并没有参与该批判。1958年,对“共振论”的批判已经停止,而何祚庥也早已离开中宣部科技处到研究所从事科研了。从该文作者搞错了“共振论”的提出者和批判“共振论”的时间看,可知他对这一事件其实是很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的,完全是为了搞臭何院士而罗织罪名。

该文声称1965年何祚庥等人批“控制论”,“用简单的‘阶级调和论’等武器就把多位科学家斩于马下”,也是采用同样的栽赃手法。1948年维纳发表《控制论》之后,苏联哲学界曾经对其发起批判。我没有查到中国也开展同样批判的资料,如果国内有过这样的批判的话,历时也很短,因为在1955年钱学森从美国回国后,在国内介绍、推广“控制论”,已为“控制论”平反。他在1956年出版的《工程控制论》一书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此书同年被译成俄文介绍到苏联,改变了苏联哲学界对“控制论”的看法,改而赞扬“控制论”。1960年第一届国际自控联大会在莫斯科举行,维纳出席会议,受到热烈的欢迎。因此,到1965年,对“控制论”的批判早就停止了多年,即使有人要逆潮流而反之,批判文章能否发表都很难说,更不要说“把多位科学家斩于马下”了。

何院士告诉我,他从来没有写过批判基因论、共振论和控制论的文章。邪教、“环保人士”声称他的许多批判大作“令人们至今难以忘怀”,可举得出哪怕一篇出来?他们不过是为了丑化何院士,采用造谣污蔑的方法,把历史上对自然科学学说的所有错误批判,全都怪罪到了何院士的头上,其目的则是试图使人们以为何院士在历史上污点累累,因此看轻何院士现在对邪教、伪环保的批评。

即使在真相大白之后,他们也不会因此就改弦易辙,而会继续散布早已被揭穿的谣言试图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就像他们仍然在胡说何院士出于政治原因杜撰了“毛子”、“前子”、“无子”一样。至多,做点无关紧要的改动而已。

刘韧锋 本文来源:北京科技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